大陸|金融界爆搶人大戰

所有事情都擠在這個時刻,

中美貿易協議的金融開放、陸股逐漸走向註冊制、疫情導致招聘延後,

使金融業在3、4月展開場搶人大戰。

2020年以來,大陸金融領域默默發生巨幅變動,除一直存在的金融科技大轉型外,自年初開始就一直有官員喊話,從科創板開始實施的註冊制將擴大試點。

同時,中美首階段經貿協議中,許多大陸金融開放措施在4月正式啟動,由於大陸疫情有舒緩跡象且股市相對抗跌,外資巨頭磨刀霍霍走向大陸市場。而無巧不巧,基於疫情的擴散,大陸業界許多招聘活動也延至3月才舉辦,金融業也不例外。

徵才取向轉變

法規改變、外資湧入加上新冠肺炎,使大陸金融業在3、4月份出現一場搶人大戰,如投行出現瘋搶保薦代表人的景象,外資巨頭也手握重金,招攬天下英才。而在背後,種種故事也反映出大陸金融市場徵才取向的轉變。

以投資銀行界來說,現在越來越重視拉項目、客戶的承攬職缺,而如進行調查、輔導等工作的承做職缺,則有被動刀的跡象。

券商中國指出,疫情導致春季招聘3月才出現,各家招兵買馬的勢頭非常強勁,且多數投行都表態最重視能拉來項目的人才,西南證券還招聘投行總經理等要職。

報導稱,當前投行界招聘出現幾種情況,一是中小券商大幅徵才,增加人才儲備,但這當中實則體現出優秀人才往頂尖的投行巨頭流動的趨勢,許多中小券商投行一直群龍無首欲重振旗鼓,而在IPO項目不多、主要幹部流失的情況下,這些投行首重能帶來項目的承攬人才,其次希望找到保薦代表人(保代)、準保薦代表人等人才,或是有IPO、再融資經驗的老手。

人才幹部往大型投行聚集也有原因,報導稱,目前監管趨嚴,激進的項目越來越少,而小券商投行對頂尖人才最大的優勢就是高昂的獎金抽成,但重視風管風控等限制下,大幅減少小投行吸引力。報導稱,2019下半年至今,如中信證券、國泰君安等巨頭正是吸收保代人數最多的券商。

外資大舉徵才

但註冊制的推行,對企業上市的標準出現鬆綁,又讓風向再次改變。報導引述業內人士預估,被大搶的保代職位未來岌岌可危,截至3月25日大陸保代人數正式突破4千,但在新規下預計未來定價、承銷能力會越來越重要,以往金飯碗保代需要有危機感。

另一方面,外資證券公司、公募基金在4月1日開放後湧入大陸,除龐大市場外,大陸從產業界的資本市場整體抵禦疫情的能力得到它們的青睞,故一邊海外裁員,一邊在大陸大舉徵才、校招,包括野村東方國際證券、摩根大通、高盛都有類似行動。

界面新聞報導,這些外資巨頭2020年主要招聘如經紀業務、資產管理等業務部門,重視有國際基金的人才,如富達中國也在上海設立研究中心,加速當地人才培養。

報導分析,除疫情的抵抗能力、貿易協議和當地經濟發展之外,大陸逐步金融擴大開放也是吸引外資進入搶人才的原因之一,而多家國際知名指數均擴容A股,大陸金融中心上海也正在醞釀推進新一輪的金融擴大開放。

延伸閱讀

大陸金融科技券商投行投資銀行金融界搶人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