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經濟成長會縮小貧富不均?緣木求魚!


過去的經濟發展理論認為貧富不均可使經濟成長加快,但其實不然:貧富不均拖慢了經濟成長。

富不均並不是不可避免的,但在新自由主義的標語下,貧富不均被認為不是造成經濟拉警報的原因,因此當然也就不會成為政策所要解決的問題。

「在危害健全經濟的所有作法中,看似最有魅力,但依我看來,也是最惡毒的作法是將焦點放在分配的諸問題上,」深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羅伯特.盧卡斯(Robert Lucas)在2004年如此寫道。

在世界銀行前二十年的多數歲月中,位居高層位置的經濟學家布蘭科.米拉諾維奇(Branko Milanovic)說,「即使單是『貧富不均』四個字,在政治上都不被接受,因為它聽起來就像是瘋子或社會主義。」其他人對貧富不均的接受度則取決於個人的觀感或政治傾向,如有「足球首相」之稱的英國前首相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所說的,「確定足球員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的收入減少並非燃燒我的鬥志的目標。」但在過去十年,世人對貧富不均的看法已起了重大變化,因為貧富不均對社會、政治、生態與經濟的殺傷力,已再清楚不過。

收入不均可能深深傷害社會。理查.威基森(Richard Wilkinson)與凱特.皮克(Kate Pickett)這兩位流行病學家,在他們2009年的書中研究若干高所得國家。他們發現影響國家社會福利最甚的是國家的貧富差距,而不是國家財富。他們發現貧富不均越嚴重的國家,青少女懷孕、精神疾病、吸毒、肥胖、犯罪入監、輟學及社區撕裂等情況也越嚴重,且國民的壽命較短,婦女地位較低,信任度也較低。「貧富不均不只影響貧窮或弱勢族群,」他們說,「貧富不均傷害整個社會的裡裡外外。」較均富的社會,無論是富人或窮人,往往比較健康快樂。

當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裡,民主亦會受到貧富不均的傷害,導致市場受到政客操弄。對於這點,在諸國中,或許以美國最為明顯。在2015年時,美國國內有五百多位億萬富翁。「我們正在目睹億萬富翁越來越積極企圖影響選舉,」政治分析家達瑞爾.威斯特(Darrell West)說道,其研究了他的國家內最富有公民們的奇特行事,「他們花幾千萬,甚至幾億來追求其所屬政黨的利益,且往往是祕密進行,避開美國民眾的眼睛。」美國前副總統艾爾.高爾(Al Gore)亦有同感,「美國的民主已被大砍一刀,」他說,「下手者正是選舉募款。」

嚴重的國家貧富不均往往亦伴隨生態惡化。為什麼?部分原因是因為社會不平等會助長人們爭奪地位與追求炫耀性消費,如同美國汽車保險桿上半開玩笑的貼標:「死時坐擁最多玩具的是贏家」。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貧富不均會腐蝕建立在社區聯繫、信任與規範的社會資本,因而破壞要求、施行與強制執行環境立法的民眾運動。對哥斯大黎加的家庭用水與美國人民使用能源所做的調查發現,若社區居民認為他們是共同體,則社會所施加的使用減量壓力在這類社區將較為強烈且有效許多。

不意外的是,一份研究在調查美國的五十州後,發現在收入與種族地位嚴重不平等的州內,環境政策的成效不彰,且有嚴重生態惡化問題。此外,一份研究在調查五十個國家後,發現當國家的貧富不均及社會不公越嚴重時,該國家的生物多樣性越有可能遭受威脅。

當資源集中在少數人手裡時,亦會傷害經濟穩定性,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可清楚看出這一點。當高薪者發現他們所購買的高風險金融商品,其實是還不起房貸的低薪者的房屋抵押貸款證券改頭換面後所變成的金融商品時,所產生的結果是岌岌可危的系統,以及金融危機。IMF的兩位經濟學家,麥克爾.克夫(Michael Kumhof)與羅曼.蘭西爾(Romain Ranciere),分析2008年金融危機前的25年,發現跟1929年經濟大恐慌的前10年有驚人的相同之處:在這兩段時期內,富人的收入都大為增加,金融業快速成長,但其他人的負債卻是嚴重增加;當累積到最高點時,終於爆發金融與社會危機。

由此可知,嚴重的收入不平等將產生許多破壞性影響。對低所得的經濟體,收入上的不平等在過去被認為是必要之惡,因為這樣的不平等被認為有助經濟快速成長。但如今,這樣的迷思已被拆穿。

過去的經濟發展理論認為貧富不均可使經濟成長加快,但其實不然:貧富不均拖慢了經濟成長。貧富不均之所以拖慢經濟成長,是因為許多人的潛力因為貧富不均而浪費了:原本可成為老師、市場交易員、護士、小老闆等為社會的安康富庶積極付出貢獻的人,卻因為貧富不均而成為窮忙族,只為勉強養家活口。當社會中的弱勢家庭沒有錢買生活必需品,當社會中的勞工找不到工作來養活自己,市場於是在這些最需要市場拉他們一把的人身上停滯、腐敗,失去活力。

這樣的直覺式推理有其根據:IMF的經濟學家已發現可信的證據,顯示在眾多國家中,貧富不均阻礙了GDP成長。「貧富不均越嚴重的社會,經濟成長越緩慢、脆弱,」這項IMF研究背後的經濟學家喬納森.奧斯特里(Jonathan Ostry)寫道。「因此,若認為我們應專注推動經濟成長,任憑貧富不均隨意發展,這絕對是錯誤的想法。」多麼中肯的金玉良言,尤其是對今日中低所得國家的政策制定者,其鏗鏘有力地反駁庫茲涅茨曲線的「沒有痛苦就沒有收穫」的迷思。

善用網路

拆穿庫茲涅茨曲線的假面具,也清楚了解貧富不均的殺傷力後,現在讀者心中應漸漸浮現出新的思維。

這個思維所傳達的訊息非常簡單易懂:

不要期待經濟成長會縮小貧富不均,這是緣木求魚。
相反地,我們應透過良善的設計,打造出分配式經濟。

這樣的經濟必然可讓人人立足在甜甜圈的社會基礎上。但要實現這個目標,必須改變人類的分配,不單是收入或所得上的分配,還有財富、時間與權力上的分配。各位認為這是個嚴峻的任務?當然是。但如果我們從系統思想家的思維出發,許多的可能性都有機會成真。一個必要的始點是描繪出一張新藍圖。那麼,怎樣的藍圖最能囊括分配式經濟的設計原則?不同於帕雷托的金字塔與庫茲涅茨的雲霄飛車,這張藍圖的主角是一個分散式網路,內有大大小小的結點相連成一個流動的網路。

大自然之母的巧妙設計一再證明網路是非常棒的結構,可在整個系統內可靠地分配資源。為了更加了解哪種網路可讓人類繁榮富裕,網路理論學家莎莉.戈納(Sally Goerner)、伯納德.里特爾(Bernard Lietaer)與羅伯特.烏拉諾維茲(Robert Ulanowicz)研究了大自然生態系統中的分支模式與資源流。從美國愛荷華州的冷泉到南佛羅里達內滿是鱷魚的沼澤地,他們發現答案就藏在結構與平衡之中。

大自然之母以分支結構創造出種種網路,包括數量占少數的大型網路、數量眾多的中型網路,以及數不盡的小網路,例如,河川的支流、樹枝、血管,或葉片上的葉脈。諸如能量、物質與訊息等資源可流經這些網路,且在流經的同時,可讓系統的效能與恢復力維持巧妙平衡。

當系統簡化其內部的資源流動,使資源的流動順暢無阻,例如直接串聯大節點之間的資源,藉以達成系統所要的目的時,系統的效能便產生了。但恢復力則有賴網路的多樣化與備援,亦即網路必須有充足的替代路徑與選擇,以因應衝擊或突然的變化。效能太高會使系統脆弱(2008年顯示全球的金融監管者太晚明白這個道理),恢復力太高則會使系統遲鈍:當效能與恢復力之間是平衡的,系統才能生氣勃勃且強韌堅固。

對打造繁榮富裕的經濟,大自然之母手中創造出來的巧妙網路,傳授我們哪些設計原則?大自然傳授了兩個重點:多樣性與分配。如果經濟網路由強勢的少數支配,其他較弱勢的多數都被排擠在外,無法作經濟網路的主人,經濟網路將缺乏多樣性,結局將是高度不均且脆弱的經濟。讀者對這點想必不陌生,從目前眾多產業中規模大到近乎壟斷的企業即可看出這點,從農業綜合企業、醫藥、媒體到銀行等都是,它們因為規模過大而被認為是不倒的巨人。

如同戈納及其同仁所說,經濟網路的主要組成體是形形色色的小企業,但為經濟網路帶來升值的卻是這種近乎壟斷所產生的脆弱性。「因為我們一直過度強調大規模企業,因此今日的我們若要恢復經濟體系的強韌性,最好的方法應是振興小規模、但良善企業的根本系統,」他們說,「經濟發展必須轉而將重點放在不斷發展的人類、社區與小企業,因為他們攸關經濟的長期與跨規模的活力。」由此可知,問題的重點在於如何設計經濟網路,讓所設計出來的經濟網路以高度公平的方式分配價值─從材料、能源、知識到收入。

(本文作者凱特.拉沃斯著《甜甜圈經濟學:破除成長迷思的7個經濟新思考》,今周刊提供)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楊斯棓:「甜甜圈」是生存的救生圈

甜甜圈經濟學:二十一世紀的七種經濟思考

找出台灣特色的資本主義 讓成功模式持續進步

經濟學經濟趨勢商業理財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