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接近諾貝爾獎的地方:京都大學

京都在明治維新以前就是日本的「學問之都」。由於幕府將軍實際掌握了日本的政權,政治中心主要在江戶。另外一個日本的大城市大阪則是江戶時代的商業中心。京都在江戶時代開始就發展成為學問之都。

生是京都常見的風景。京都自古以來就是日本的學問之都,而京都大學獨立自主的學術風氣,還有強調自由與創造力,都讓這座千年古都展現不同的文化氣氛。

二○一九年諾貝爾化學獎頒給了京都大學的校友吉野彰,因為他在發明鋰電池上有極大的貢獻。持續兩年,諾貝爾獎都頒給了日本出生,且畢業於京都大學的校友。

諾貝爾獎頒發以來,亞洲以日本人獲獎最多,而日本的獲獎者又以京都大學最。日本媒體分析,京都大學因為自由的校風,並且鼓勵獨立自主的學習,強調創造性,是京都大學能夠成為諾貝爾獎搖籃的原因。

在日本與東京大學齊名的京都大學,承繼了京都這個城市的個性和文化高度,在走向學術現代化的過程中,展現了豐沛的學術創造力和自由的學風。

學問之都

京都在明治維新以前就是日本的「學問之都」。由於幕府將軍實際掌握了日本的政權,政治中心主要在江戶。另外一個日本的大城市大阪則是江戶時代的商業中心。京都在江戶時代開始就發展成為學問之都。

京都的學問是不向政治權威低頭的學術,而且批判當政的權力。江戶時代京都有不少知名的學者,他們當時的知識分子修習中國儒學,開設私塾,教育學生。伊藤仁齋是最有名的儒學者,長期浸淫在儒家的典籍中。

幕府當時將朱子學定為官學,然而伊藤仁齋在做學問的過程中發現朱子學中含有很多佛學的思想,不是純粹的儒學。他想要理解真正的儒學,研讀《論語》、《孟子》和《中庸》這些典籍,直接的理解古聖先賢的真正想法。直接批評幕府的官學,不怕權勢的作風沒有讓學子怯步,反而招致了很多學生。

伊藤仁齋開設的堀川塾在四十年裡教授了三千多人,對於日本江戶時代的學術影響很大。同時也彰顯了京都這個以學術為本的城市,不畏懼權勢的個性。

兼容東西方的京都學派

到過京都的人都知道有一條「哲學之道」,北從銀閣寺開始,沿著水道約兩公里的散步路徑植滿了櫻花。哲學家西田幾多郎和田邊元都曾經常在此散步,後來被稱為「哲學之道」。

西田幾多郎和田邊元都是所謂「京都學派」的重要學者。什麼是「京都學派」?我們要先理解東京大學與京都大學立校傳統的差異。

日本第一所現代化的大學是東京大學,成立於一八七○年代左右。明治維新的夢想就是想要「脫亞入歐」,一切以西方文明為目標,因此東京大學的學術建置盡可能的模仿西方的學術。

在東京大學成立二十多年後立校的京都大學,則開始對於西方的學問有選擇地吸收。一開始東京大學的教員有不少是外國人,或是留洋的博士。京都大學的教員則相反,盡量以日本人為主,外國人老師和留洋的老師為輔,嘗試建立日本自己的學術系統。

西田幾多郎在哲學上建構了一個獨特的體系,在西方哲學的基礎上,也思考學、傳統中國思想,將東方和西方的哲學融合。西田認為日本人過度崇拜西洋的哲學,他則挖掘東方思想中可貴的東西,嘗試融合不同的體系。

除了哲學家外,京都學派也出現了相當知名的漢學家。日本人在大量接受西洋文化之前,本就崇尚中國文化,因此知名的學者也都相當熟悉漢學。京都大學的漢學家對於中國學問的鑽研相當深刻,而且舊學的根柢厚實,最為知名的就是內藤湖南。

內藤湖南一開始不是專業的歷史學者,是新聞記者出身,曾經多次走訪中國大陸,見聞相當廣博。因此內藤湖南為首的京都學派,研究特別注重實證,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並且和中國學者間有密切的聯繫,不會閉門造車。

戰後第一位得到諾貝爾獎的日本人是物理學的湯川秀樹,也是京都學派的代表人物。一開始在日本學習物理學的幾乎都是留洋的海歸派,但是湯川秀樹的學術發展都在日本。湯川秀樹發現了一種新粒子,認為原子核內的質子與中子是透過「介子」才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由於一開始湯川秀樹的論文是在日本發表,沒有獲得注意,後來才在國際學術界獲得肯定,並且一九四九年得到諾貝爾物理獎,這是第一個亞洲人得到這樣的殊榮。日本在一九四五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投降後,整個國家還處於修復的狀態,湯川秀樹的得獎激勵了很多日本人。

湯川秀樹曾在普林斯頓大學訪問,與愛因斯坦成為了好朋友,並且在哥倫比亞大學講學了四年,後來回國強化日本基礎物理。

京都大學在學術上的成就強調獨創,不模仿西方,在未知的領域探索,由此也獲得世界的肯定。

(本文摘自胡川安著《京都歷史迷走》,時報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古代3大商戰智慧:人棄我取、出奇制勝、知己知彼

財神爺曾被視為是瘟神?為何只允許有錢人家供奉

聚寶盆傳說 明朝富商沈萬三惹禍上身

時報出版京都哲學人文史地世界史地諾貝爾獎地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