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被盜 怨恨必生!十年河東 貨幣依然戰爭

《貨幣戰爭》繁體中文版發行至今已經十年。在這十年裡,世界經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全球化的黃金時代正在成為歷史。

舉目四望,「美國第一」的狹隘情緒替代了海納百川的開放心胸,英國終於擺脫了歐盟但吉凶未卜,德國的溫和派受到極端勢力的擠壓而日漸衰落,法國試圖整合歐盟卻有心無力,義大利民粹主義當權,西班牙內部分裂凸顯,斯堪地納維亞不再平和安全,東歐與布魯塞爾正離心離德,日本依舊在消沉中蹉跎,新興市場國家則面臨增長乏力。人們愈來愈清楚意識到,全世界的年輕人都會輸給幸運的上一代。

這個世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在我看來,病根出在貨幣上。

十年前《貨幣戰爭》的核心邏輯只有一個:貨幣發行權乃是普天之下最重要的財富分配大權,實為天下豪傑所必爭之利。古往今來,人類社會的一切活動無非就是兩件事,一個是創造財富,一個是分配財富,其餘皆是兩者的衍生之物。美國歷史學家傑克‧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便說得透徹:「控制貨幣是一場偉大的鬥爭,控制貨幣的發行和分配就是為了控制財富、資源和全人類。」

世界的病根在貨幣

金融危機以來,美聯儲和世界各國央行所執行的貨幣寬鬆政策,從效果上看,堪稱是人類歷史上規模空前的財富大轉移。零利率政策(甚至是負利率)以海量貨幣超發的方式,極大地推高了金融資產的價格,金融業的超高回報率與企業苦心經營的慘澹收益相比判若雲泥,由此形成了金融市場對企業資金強烈的「虹吸」效應,超發的貨幣再多,企業受益的卻有限。

於是,上市公司趁著超低利率大規模舉債融資,然後在股市上大舉回購自家股票來推高股價,數千萬乃至上億美元的獎金落袋為安,董事會、CEO皆大歡喜,金融機構普天同慶,然而進行高風險、長週期的技術投資動力不足,擴大生產、增加就業、提高工資更是乏人問津。經濟增長怎麼能不乏力?

富人減稅,窮人不繳稅,財政的巨額虧空使中產階級獨承國家稅負的重壓;醫療保險暴漲、教育費用驚人、住房成本猛增,再加上物價上漲、貨幣貶值、收入停滯,中產階級入不敷出成為普遍現象,家庭儲蓄嚴重不足,貨幣超發催生的金融資產泡沫僅僅惠及高收入階層。社會貧富分化怎麼能不嚴重?

就業前景黯淡,房價高到天花板,薪資低到可憐,加倍努力卻機會有限,沒有財力生育,沒有願望結婚,沒有心情戀愛,低欲望的社會正在全世界蔓延。各國失去希望的年輕一代怎麼能不怨恨?

沒有硝煙的戰爭

歷史上,貧富分化並非各國的一致趨勢,而最近十年以來,零利率或超低利率政策所導致的貨幣超發和貨幣貶值,造成全球普遍惡化的貧富差距,堪稱當今世界的惡政之首。它破壞了財富分配的公平契約,壓制了生產力的正常發展,顛覆了全球分工的紅利分享,瓦解了民主社會的基石,剝奪了年輕一代的經濟自由。

關於貨幣購買力貶值造成的財富轉移現象,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曾直白地稱之為「財富盜竊」,他說:「用這個辦法,政府可以祕密和難以察覺地沒收人民的財富,一百萬人中也很難有一個人能夠發現這種偷竊行為。」

在凱恩斯時代,貨幣超發的效率與今天相比簡直是小兒科。七○年代以來,貨幣超發經歷了「從猿到人 」的進化飛躍,法幣替代了黃金,影子貨幣替代了法幣,貨幣超發的效率提高了成百上千倍,而普羅大眾面對極端複雜的現代金融體系,理解力也下降了成百上千倍。

逆全球化的思潮並非無緣無故,各國蔓延的極端情緒病有其因。財富被盜,機會減少,則怨恨必生!十年之後,我愈發堅信自己當初的觀點:貨幣戰爭沒有硝煙,但其掠奪財富的殘酷效果並不亞於一場流血的戰爭。

(下一頁:黃金 被軟禁的貨幣之王)

(本文摘自宋鴻兵著《貨幣戰爭:誰掌握了貨幣,誰就能主宰這個世界》,遠流出版提供)


延伸閱讀

世界更熱更平更擠!再遲,我們就沒有「以後」

台灣:前仆後繼的散戶 機構是最明顯的贏家

留下不會成長與無法改進的人 才是殘忍與「假仁慈」

遠流出版貨幣經濟趨勢貨幣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