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要改變的是觀念

「我談的不只是錢的問題,我想談的是觀念的落差。」地下社造勞動合作社共同發起人、南機拌飯計畫主持人李仲庭直言,有錢人捐款,是很實質的幫助,但是,有錢人的捐款行為,是不是可以更具有前瞻性?

他期待的前瞻性,是捐助的款項也能夠用來進行研究、創新的實驗,甚至是可以用來出國考察,而不是只能給「看起來與實質上是窮窮的、可憐樣子的弱勢者,然後,拍個照片,記錄在他們的統計數字裡…。」他覺得,這與有錢人的心態有關,也是有錢人在思維上需要突破、改變的地方。

捐錢…不妨做些創新實驗

「地下社造勞動合作社」,是個以「經營社群基地」、「協力社區發展」、「實驗共享經濟」為願景的組織,「南機拌飯」就是其中一項計畫。「南機拌飯」,是透過一群有志耕耘社區發展的新創組織進駐,試圖實驗出各種社會創新的模式,為在地社區找到符合經濟效益又能永續發展的出路。

然而,運作1年多來,李仲庭發現,他們的願景,也正是他們困境。社會問題如何有創新的解方,是需要透過實驗得到實證,一如產業的發展,在目前的體制上是有完整的架構協助企業研發、創新與轉型升級等,但是,社會看待「公益」領域時,「好像只要有愛心,事情就愈做愈好,只要有愛心,事情就可以獲得解決。」

「投入研發」,清華大學訊工程系名譽授教授李家同也認同。只是,不同於李仲庭的期待,李家同期待的是富二代本身能夠投入在科技領域的研究發展上。

他說,高中課本裡出現的科學家們能夠盡其一生研究科學,並且擁有很好的成就,「就是因為他們家裡有錢,他們都是富二代。」所以,他覺得有錢人不僅僅是做一些善事,如果還能夠培育他們的第二代對科學的興趣,「或是去唸個物理,不會是壞事,但是,台灣的有錢人沒有這樣的想去,很可惜。」

李家同談的也是一種觀念。科學研究,不僅可以對國家、社會有益,甚至也能對人類有貢獻。但是,科學家的養成過程是很花錢的,而錢,對有錢人來講,不是問題。然而,讓他感到遺憾的是,台灣有錢人的富二代沒幾個人是唸物理的。

從比金錢更高的價值上來看,台大社科院副院長、社工系教授陳毓文頗能理解李家同的想法。她認為,在沒有經濟壓力下,有錢人如果能夠讓他們的下一代追求並實踐理想,而不只是賺錢,「就能把價值的層級拉高。」

富人交窮朋友培養同理心 

同樣的,在有錢人行善上,她認為,有錢人需要的是熱情與感動,這就要有同理心,特別是有錢的富二代,要讓他們有同理心,「就要真的交一些窮朋友,不能永遠只跟有錢人在一起。」因為只有瞭解,才能體會,也才能產生同理心。

要談同理心,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巫彥德認為,要從有錢人的角度來問:「什麼是有錢人認為的問題?」

他認同,理解才有同理心,但是,理解的過程中也很容易對貧窮有很多的誤解:「窮人不工作,愛喝酒,他們整天遊手好閒等。」錯誤的認識,就會有錯誤的對待。所以,有錢人不應該只是捐錢,而是試著「與窮人同行」的參與,真正的感受。

這是真的。芒草心社工李佳庭就認識的一位「非常」有錢的人,是她大學社工系同學的父親。同學的父親因為有錢,想要行善,於是就捐錢,有天,突然覺得錢丟到湖裡面,都能聽到「咚」的一聲,似乎有必要知道自己到底都捐助了那些人。

當他開始想要知道後,才瞭解到貧窮背後有著相當複雜的因素。李佳庭說,同學的父親還在捐錢,但是,現在除了捐錢,還更積極的參與和關注捐助的對象。

芒草心與人生百味,都是以協助無家者能夠在街頭生存的組織,差別在於芒草心是社福組織,人生百味是社會企業。以芒草心為名,就是希望協助的每一個案都能像芒草一樣堅韌,雖然,老是被叫成是「芒果心、芒果冰」。

李佳庭家境不差,從事社工是抱著「整個社會要一起好起來,不只是自己好而已,」所以對有錢人,她認為,「沒有那個比較好的問題,最適合你的就是最好的。」  回企業家慈善專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