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馬會做善事 也講求開創性

「不只是一味捐錢」,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生前指出,做善事跟 經營事業一樣,「要動腦筋,注重細節」。香港賽馬會資助的「賽馬 會鼓掌.創你程計畫(Clap計畫)」就是「不只是捐錢,也有動腦」 ,且具有開創性。

「Clap計畫」是香港目前針對「雙失(失學、失業)青少年」提供 生涯規畫的最重要項目,預計5年內投資5億港幣。該計畫從2015年開 始,兩年多年來已超標達成為2,500名目標,2020年的目標是9,400名 。

「Clap計畫」也與過去習慣的政府出錢、NGO團體執行的模式不同 ,是香港第一個連結公部門、企業、社區以及學校的計畫。

雙失青少年 也是必要勞動力

香港的「雙失」少年,從2015年起就維持在5萬人左右,香港社會 對這群青少年大多不抱持希望。根據政府統計處和警務處的最新資料 ,過去10年,因傷人被捕的10歲至20歲青少年,人數上升了26.9%, 犯法的青少年大多都是從初中時,就失學。

也因此,「他們變成是麻煩的一群,」Clap計畫首席顧問、香港浸 會大學社科院社工系教授黃昌榮不諱言,如果不能協助這群失落的青 少年,最後社會要花費更大的力氣。

況且,從功利的角度思考,香港是完全開放的國際城市,地方小、 總人口不過750萬人的立基點,不就是人嗎?香港賽馬會因而認為, 這群人也是必要的勞動力,有必要提供跑道,來協助失落的青少年規 畫前路。

問題是,怎麼做?黃昌榮是計畫團隊的領導,他為這個計畫建立一 套經過實證有效的介入模式,他簡單說明,就是「發展出一套臨床技 巧的課程。」這在香港也是首創。

只是,失學的青少年,不會有像樣的學歷,沒有像樣的學歷,就業 自然難,很容易就成為失業青少年,而少年會失學,有可能是家庭經 濟因素,更多的是對讀書沒興趣,雙失青少年還可能累積了很多的失 敗經驗,是要如何談生涯規畫?

事實上,黃昌榮的「臨床技巧的課程」,很學術也很理論。所以, 在推動時,他不斷的問自己:「我自己想的那麼美,年輕人卻覺得很 遙遠?是不是我一廂情願,卻不是年輕人想要的?」

於是,他決定先「反轉」自己,才有可以反轉別人。要反轉,「要 從改變我們的話語開始,」他說,要從年輕人有興趣的事情開始,如 果年輕人沒有興趣,談教育、談遠大的夢想,是沒有意義的。況且, 失學少年只是現階段對學校學習沒興趣,不代表永遠沒興趣,「而是 什麼時候讀、讀什麼書,還有是不是把書讀通了?」

運用臨床技巧 興趣變職趣

所以,黃昌榮是從他們有興趣的,例如街舞、音樂、網路競技等, 香港失落的青少年平時經常在做的活動,用「戲有益,不是戲無益」 、不強調學歷是一切的話語,讓年輕人願意認真的探索及認清自己, 進而將自己的興趣轉化為職業的志向。

黃昌榮的那套「臨床技巧的課程」就是將失落少年的興趣轉化為職 趣,提供新的經驗與管道。

從年輕人的角度出發,貼近他們的需求,只是第一步。黃昌榮直言 ,計畫要成功,不能過於浪漫,如果沒有政府資源、社會的共同參與 ,「也不可能成事。」

所以,他也要為第一線的社工開課授班,因為生涯規畫不是傳統上 社工會提供的服務,當社工對生涯規畫有了瞭解與概念,也才能為雙 失少年提供服務。

當然更重要是,還要讓香港有錢的企業願意參與。黃昌榮成功的讓 香港的太古集團、麥當勞、實惠家俬集團等有錢的企業很樂意的加入 他「臨床技巧」的課程計畫裡,為香港失落少年提供培訓、就業的機 會。

透過「Clap計畫」,黃昌榮說,已經在公部門、企業、社區、學校 ,還有第一線的社工「各個山頭,都布下了重兵。」他頗為自毫的說 ,即使計畫結束,香港賽馬會不再金援,為香港失落少年提供生涯規 畫的機制,還是能自動運轉,擴展和進化。  回企業家慈善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