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無條件基本收入 究竟行不行?

如果說,18世紀工業革命以來,「創造就業」是國家的主要使命之一,那麼未來在機器人、人工智慧( AI )取代人類七成工作的世代裡,國家的主要任務可能會變成是「維持低就業」。

當社會只能「維持低就業」時,那些被機器人、 AI 搶走工作的人該怎麼辦?美國矽谷科技人提出的對策是「讓每個人不用工作,就享有足以過活的收入。」也就是提供「無條件基本收入」( Universal Basic Income , UBI )給每個人。

UBI ,是什麼?是一種定期(例如每月)、定額的現金給付,以個人而非家庭為對象,無條件地發給一國所有合法的居民,不需要審查有多少資產,也不強制工作。

矽谷科技人會倡議 UBI ,是因為「問題是我們科技業製造出來的,我們總要做些什麼來解決吧?」矽谷的創投公司 Y – Combinator 總裁奧特曼就是認識到科技改變人類生活的同時,也製造了社會問題,進而投入一千萬美元的預算,贊助多個 UBI 的研究計畫,例如加州奧克蘭市就有一個為期3年、到2020年為止的 UBI 實驗計畫,就是由奧特曼無條件提供金援。

奧特曼不是矽谷第一個倡議 UBI 的人,臉書創辦人祖克伯、特斯拉董事長穆斯克、 eBay 創辦人奧米迪亞,以及全球首富比爾蓋茲等人都曾多次公開支持 UBI 。

祖克伯就認為,衡量一個社會的發展進步,不應該只看 GDP 等經濟指標,還必須要考慮有多少市民真的認為自己的工作是有意義的,「所以,我們應該探索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措施,讓每一個市民都有機會可以嘗試實現他們的構想,帶動創新。」

當 UBI 成為矽谷科技界的一個潮流想法時,瑞士在2016年舉辦了人類歷史上首次針對 UBI 的修憲公投,結果以失敗收場,今年芬蘭政府也宣告 UBI 計畫年底屆滿後,不再續辦。

芬蘭最大的工會 SAK 首席經濟學家考科蘭塔指出, UBI 一旦成為全國性政策,耗費的預算將高達芬蘭 GDP 的5%,這就是不續辦的原因,就財政的角度,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昂貴得不得了!」

UBI 在瑞士、芬蘭沒能成功,除了「錢從那裡來?」的疑慮外,還有「道德」上的質疑。反對 UBI 的人,主要是擔心這樣的制度會縱容不勞而獲,對付出努力、辛勞工作的人而言,是不公平的。

更為關鍵的是, UBI 無法提供金錢以外的任何東西,也就會刻意限縮了本來能做、而且該做的事情範圍。而金錢,台大社科院副院長陳毓文指出,「能夠填滿的也只有物資,金錢,能夠買的也只有看得到的東西。」

然而,從資源分配角度,「地下社造勞動合作社」共同發起人李仲庭認為,如果目的是為了能夠讓社會多元的能量有所發揮,「就會成為一個非常好的政策。」

他說,現行的社會、經濟體制,向來只獎勵能夠獲利、能夠賺錢的,包括金融體系、企業的給薪邏輯都是「只會給做了會賺錢的。」可是,這世上有很多不賺錢,卻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所以,如果 UBI 能夠釋放多元的能量,能夠創造出金錢以外的價值,「對社會會是很棒的事情。」

聽起來很合理,然而現實的社會不全然是合理的。包括瑞士、芬蘭等歐洲國家曾經就 UBI 做過民調,絕大多數的居民也許在理念上表示贊同,但是,當進一步問到是否願意多繳稅以支持 UBI 時,態度就有了180度的大轉變,這正是理想與現實的拔河。  回企業家慈善專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