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振中|以商量取代興訟 化解南向紛爭

南向國家的機會是很大的,疫情後的零接觸經濟和持續發展中的醫療產業,都很有機會。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各國實施邊境管制,以目前情況來看,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將來我們的生活也許都要和病毒共存,但各國的經濟不會停止,人員的往來也不能中斷,因此,帶來了新的商機。

疫情期間,為避免近距離接觸,改變了民眾既有的生活型態與工作模式,包括日常社交、工作、購物、通訊與娛樂,都出現變化,包括遠距視訊、餐飲外送、線上電玩及影音、遠距照護、遠距教學、線上商展等新興起的應用,這些零接觸經濟衍生的新商機,對企業界來說不容錯失。

疫情未發生前,台灣的醫療產業就很有前途,每年有10萬以上的外國人到台灣就醫,因為台灣的醫療水準好、費用便宜,加上配套條件如居住環境佳、地理位置好,就醫相當方便,我認為將來遠距醫療的需求,一定會出來。

已在東協國家深耕多年的台商,面對後疫時期,確實有部分企業要經過一段陣痛期,如歐美訂單減少、投資減緩等,像工具機產業的需求就開始降低,疫情如果無法快速有效的抑制,歐美國家的商品需求也會減少;但對於資通訊(IT)的投資一定會增加,因為全球都必須投資IT,台商可以搭此IT趨勢,爭取新的機會。

新南向政策和過去的對外投資有一大的不同,不只是利用地主國生產產品再外銷,也要同時重視耕耘當地的市場。2016年蔡總統上任以後推動此一政策,四年來,台灣和新南向各國在雙方貿易量、投資案件上,都有相當幅度成長,新南向國家很多觀光客到台灣來,來台灣求學的學生人數也大幅增加,我們也和越南、菲律賓、印度更新投資保障協定,這些都是成果。

新南向政策的基本精神,一是要讓台灣和新南向國家交往更深入、廣泛,二是以人為本,讓台灣的國際關係有更深的基礎,可以繼續發展下去。

南向的台商以中小企業為主,就規模而言,無法和韓國的三星、LG相比,但很多地主國注意到,台商投資會有自然形成的群聚效應,因此,政府也提倡大家一起去,例如越南河靜鋼廠就是個例子。此外,台商協會也遍布東南亞,政府和各地台商協都維持密切關係,有利於廠商聚落的形成。

台商出門在外,包括東協在內的投資活動難免碰上糾紛,東協各國的糾紛處理方式並不一致,例如越南,政府常會扮演一定的角色。為了協助廠商圓滿處理問題,政府設在各國的代表處,會根據新的投資保障協定內容,要求和各地政府會面討論,由代表處陪著企業一起商量,來解決紛爭,以「商量」取代打官司的作法,是我們洽簽新投保協定很重要的精神,「告」永遠是備而不用的最後一條路。

貿易戰導致部分台商轉移至東協國家,設立第二備援生產基地,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中美之間的貿易、科技、政治衝突,還會持續下去,在此大的政治環境下,中美雙方政府的任何作為,都可能會妨礙到企業正常生意的運作,尤其是以美國為市場的台商企業,要特別小心,建議分散風險,做好妥適的國際布局。

不只是到東南亞,還可以到美國、中南美洲。過去統統放在大陸市場的方式,已沒有辦法適應目前的國際環境,既是政治局勢迫使如此,美歐的買家也會提出要求,畢竟他們承擔不起供應斷鏈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