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IBM創新陣痛對台灣數位轉型的啟示

2017/06/16 | 社評  

  最近在國際商業與科技要聞中,有一頭條新聞,它不是郭台銘併購東芝半導體的機會,也不是台積電是否在美國本土進行投資,而是在IBM連續20季營收下滑後,股神巴菲特減持IBM近1/3的股票。這是2011年巴菲特一路不停增加IBM股票,成為IBM最大持股股東後,終於踩了剎車。為何IBM股票被股神巴菲特降低持有呢?原因在於IBM陷入創新者的困境,此乃轉型之惡,但長達五年的轉型,時間上似乎久了點。

  2013年正是IBM擴大轉型的開始,當創新的步伐邁得太慢時,為了避免陷入轉型的懸崖(transformation cliff),只能從成本管控上卯足勁道,這是兩面刃,因為創新的速度也同時被框架束縛了。

 IBM在戰略的思維上,是永遠的思想領導者,2008年金融風暴之際推出了智慧城市,2011年的認知計算、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無一不是跨世代的大戰略,但在落地執行的階段,總是有著「開了早市,卻趕了個晚集」的遺憾,也因而遭股神降低了持股。

 其實IBM轉型也不能算失敗,畢竟美國已經有幾十家律師事務採用了Ross系統,它是由IBM Watson支援的人工智能。它可以同時查閱數萬份歷史判決書,並歸納重點。它也能聽懂英語,並進行問答,這個以往必須由500名初級律師完成的工作,它在數分鐘內就可以輕鬆完成。

 可是IBM公司升級轉型的速度還是不夠快,當IBM提出雲端運算時,亞馬遜的雲端運算服務(AWS)都還未曾出現,問題的癥結點到底在哪裡?答案有一大二小,一大是對於祖產的不忍割捨,只能慢慢地變革,致溫水煮青蛙。二小是,組織轉型過於僵化跟不上市場,以及對企業的不盡了解。2010年除網路崛起外,用戶和客戶的分野越來越模糊,離市場越近的企業搶佔先機越強,傳統B2B的強者要走向B2C隔了一道山,反之,B2C欲進入B2B的領域,只隔一層紗,因為他們更貼近用戶。

 在幾次的大轉型中,IBM不斷的創造歷史,一次又一次的破繭而出,新葉枝綠,創新的DNA已深植企業之中,我們應有足夠的耐心再等待IBM的另一次百年傳奇。

  由IBM的創新經驗回過頭來檢視台灣的創新及數位轉型趨勢。拿台灣經濟的創新所面臨的挑戰來比擬IBM這次的創新所遭遇的處境,也不遑多讓。台灣在過去幾年的坎坷轉型中,努力總結其困境,歸納成三句話:「主管部會心態與行動保守,利害關係人持續壟斷市場,滿懷創新憧憬者遠走他鄉。」

 不管是Uber、手機應用軟體(App)、金融科技(Fintech)台灣都是且戰且走,以應付心態了事,無法進行體制的全面改革及檢視,在數位經濟時代嚴重地掉隊。在前瞻基礎建設上,我們也只看到硬體的投資,有關軟體整合,乃至於應用科技、創新、創業、人才培訓明顯的不受重視。

  Uber因未繳稅、未繳保險而被驅逐出市場後,我們的計程車業者鬆了一大口氣,天下恢復太平,車隊繼續壟斷國內市場,未能記取教訓,積極進行變革,提供更顧客導向、更透明化的資訊來因應數位經濟的變革。一旦Uber捲土重來,或其他新創業者再次叩關,台灣將面臨同樣的困境。大陸的滴滴打車,積極投資,改善平台資訊,最後逼得Uber妥協。「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主動積極變革才能因應挑戰。

  其次,台灣的國內外旅遊,旅行社居間仲介仍占相當比例,但價格和大陸攜程網的App相比,已無優勢。當然,國內旅行社也開始朝網際網路發展,但介面設計不佳,就連國內大型航空公司的網站,對消費者的使用也不太友善,因而喪失了不少年輕族群的客源。

  再以金融科技而言,當全世界都往開放的方向走的時候,台灣的銀行卻似乎也停滯不前。也因為壟斷、固守市場的本位心態,導致一個已發行七個月的Taiwan-pay比不過上市才兩天的Apply-pay,用戶比率是4.3萬人對40多萬人,而相關單位都信誓旦旦的說,再過五年,Taiwan-pay的使用者會超過20萬。整體商家太少、後台整合不足、缺乏友善消費者(user friendly)的思維,自然不易擴大消費族群。似乎「世界改變,與我無關」、「以不變應萬變」的心態來因應問題,一旦衝擊來襲,台灣各行各業將會變得脆弱而不堪一擊。

  借鏡IBM的經驗看台灣的數位轉型,僵化的思維、利益團體的堅守既有利益、主管部會法規鬆綁牛步化,加上未能在保護業者的底限下,積極規劃驅使業者加速升級轉型的配套,是台灣在數位經濟時代競爭力不足的主要原因。如果政府與既有業者思維保守,不積極調整心態與行動,來因應紛至沓來的挑戰,那麼台灣經濟恢復昔日光榮的日子可能又遠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