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Fintech
  4. 期貨競賽

近看兩蔣家事與國事

2017/03/09 | 好書推薦 | 謝振寶

9fa46068-866e-41a6-9f79-cc431e0e2b7d.jpg 

蔣緯國怕蔣經國會斃了他

世人都是以蔣介石的二兒子、蔣經國的兄弟看待蔣緯國,歷史也如此記載,蔣家的晚輩們都尊稱他為「二叔」。蔣緯國是戴傳賢(即戴季陶)的兒子,因此,蔣緯國與戴傳賢的兒子戴安國是兄弟,戴安國病危住院時,蔣緯國曾請他的辦公室主任蘇勵民幫忙探視,蘇勵民在談到自己長官的身世時,曾感慨的說,看到躺在病床上戴安國的側面,跟蔣緯國的側臉幾乎一模一樣。

蔣緯國雖然因為姓蔣,享有許多特權,但他的個性開朗,作風豪邁,卻處處受到蔣經國的壓抑。蔣緯國當然心知肚明,黨政軍高層也瞭然於胸,儘管接受蔣緯國,卻不敢違背蔣經國的指示。從空軍總司令司徒福透露的一段漏網故事,足以證明蔣緯國的感受,絕不是自怨自艾。

司徒福將軍在擔任空軍第三聯隊長期間,曾駐紮在臺中清泉崗空軍基地,一天接到裝甲兵少將司令蔣緯國的電話表示,要趕回臺北出席重要會議,要求司徒福派出軍機送他。司徒福沒有同意,過了不久,蔣緯國親自駕駛一輛裝甲車,掀開駕駛艙蓋,戴著風鏡站立在車上,轟隆隆駛入清泉崗基地,與司徒福交涉。司徒福無奈,只得告訴他:「沒有蔣經國的手諭,不得放行。」蔣緯國才悻悻然開著裝甲車離去。

蔣經國就任總統後,推動革新,力倡節約。公務員婚宴只許宴請十桌賓客;各類公家會議活動聚餐,要用梅花餐(五菜一湯);夏天上班,儘量使用電風扇,不開冷氣;率先穿著青年裝,取代西裝領帶。

蔣緯國當然也穿青年裝,只是至交好友遍及各行各業,大小餐敘不斷,也不可能吃梅花餐。一天中午,他正在外與友人聚餐,接到辦公室來電,告知:「總統(蔣經國)召見。」他立即趕回辦公室換上軍常服,正準備出門時,對著鏡子遲疑了片刻,嘴裡喃喃自語:「什麼時代了,他也不能把我斃了,去就去!」

傳言蔣緯國與一九八○年代飾演華視連續劇小王爺爆紅的女藝人陳麗麗,互相心儀。陳麗麗是華視的當家花旦,她飾演小王爺的連續劇,反串小王爺一角的豪邁架勢與唱腔,迷倒無數觀眾,為華視賺進了大把鈔票。她在華視攝影棚有專屬的停車位,當華視新大樓落成,公司長官們還戲稱,華視的新大樓有一層是她替公司賺的。

蔣緯國對她有如女兒般,疼愛有加。陳麗麗有一般演員的通病,隨興又不拘小節,拍戲時,生活作息往往日夜顛倒,食不定時,蔣緯國也都能忍受。

蔣緯國對陳麗麗的寵愛,麗麗的好友們有目共睹。蔣緯國偶而會毫不避諱地要廚子將準備好的整桌晚餐飯菜,全數搬到陳麗麗住處信義路四段「川楊一枝春」餐館樓上,與麗麗的好友們共餐。

陳麗麗偶爾私下也會炫耀蔣緯國對她的心意,譬如蔣緯國提供她的金卡級的信用卡副卡;另外還曾展示過她收到的一只俄羅斯特色鑲滿珠寶的蛋型首飾包;更誇張的是,有一年在屏東舉行漢光演習,陳麗麗特地搭飛機前往高雄與蔣緯國會面。單純得近乎天真的陳麗麗甚至相信,有朝一日,她會成為蔣緯國夫人。

在一次聚會裡,因電影《梁山伯與祝英臺》而紅遍華人世界的凌波對陳麗麗說:「以蔣緯國的身分,儘管他再寵愛妳,也別以為他會和妻子離婚,娶一個藝人!」剔透人性的凌波一直與她的演員丈夫金漢相廝守,幸福過日子。

蔣緯國在人前愛開父兄的玩笑說:「他的哥哥爸爸真偉大!」可見蔣緯國對偉大的哥哥蔣經國還是充滿畏懼,特別是偉大的爸爸過世後,靠山沒了,安全感當然就沒了。

臨終前的控訴

蔣緯國臨終前,留下一捲錄音帶給中興大學教授范光陵,宣稱「蔣經國也不是蔣介石兒子」,因為蔣介石年幼時坐在炕上,不慎傷了生殖器,已失去生育能力,而且毛福梅在懷有蔣經國時,蔣介石人在日本。

這種控訴出自臨終前的蔣緯國之口,不僅直接反應了蔣緯國壓抑一輩子在心中對蔣經國的怨與恨,同時也刻意污衊毛福梅的貞操與蔣經國的出身。

蔣緯國若要為自己的控訴負責,應該在蔣介石與蔣經國在世時,此外,也應該在蔣家父子當政的年代,主動公開自己的身世,放棄一切因為姓「蔣」而享有的特權與尊榮。

如今,幾位當事人都已故去,前人的評價就留待後人去論斷,只是,蔣經國與蔣緯國兄弟在世時,蔣經國享有權勢,蔣緯國也享受了一生的榮華,還算公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