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兩岸開放探親30年,吳伯雄:蔣經國親自決策

2017/09/13 | 人物報導

工商時報記者/崔慈悌/報導

政府開放大陸探親今年滿30周年,當年擔任內政部長宣布開放的吳伯雄接受中國時報專訪表示,早在宣布之前,前總統蔣經國就已決定朝開放的方向來推動,並透過逐步修法,為開放來鋪路,因為他很清楚,在那個時候,整個國家只有他能夠做這個決定。

問:能否談談當時大陸探親時的決策過程?

吳伯雄答:我當過兩任內政部長,那個時代當內政部長是非常忙碌,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經國先生晚年身體情況不好,他最後一次去金門的時候是我陪他去的,那次沿路他就談到他的想法,大抵上是希望在他有生之年,國家能朝向民主開放的路去改革,可以感覺出他對台灣朝向開放的方向是很堅定的,而且有時間的急迫感。

他當時也知道自己身體不好,那個時候的政治情況與現在不同,當時整個國家,只有他能夠做這個決定,決策也一定要由他來下,因此是由他交下來再大家分工,內政部只是一部分業務,參與的其中之一,經國先生有很多詢問的管道,在此之前,已經問過很多單位,並且透過修改相關的法令,一步步為開放來鋪路。

這其中最關鍵的幾個包括:第一解除戒嚴,其實台灣當時已經很安定,而且90%以上都開放了,只是因為存在戒嚴令,就被說成不民主,給人觀感也不好,好像有軍事管制等等,因此宣布解除。

第二是國家安全法,當時在立法院是由法務部長施啟揚和我一起去說明,三是人民團體法,以前把人民團體分為職業性的商會,以及社會性團體像獅子會等等,這次增加政治性團體,為民進黨組黨來鋪路,而民進黨早在前一年就已經知道我們在研議這個法,所以前一年先宣布成立。

經國先生是逐步漸進的去推,不是硬拼的,除了開放組黨外,之後也把報禁解除,再來就是內政部主管的「集會遊行法」,讓人民在有規範情況下享有集會自由和遊行自由,不要讓社會脫序。那段時間我們是很忙,但能夠參與其中也很有成就感。

問:開放大陸探親是誰建議的?還是經國先生自己的決定?

答:最重要的還是經國先生的決策,他到處問大家意見,馬(英九)先生當時擔任總統府 副秘書長也有被垂詢,他問的對象蠻多的,當時各種民意都顯示,應該要站在人道倫理立場來考慮這件事,因為這些老兵也是夠可憐的,就像賀知章說的「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當然開放之前也有較保守的人認為國家安全重於一切,擔心這些人被大陸統戰滲透,但人道仍重於一切,經國先生也說,跟大陸接觸後,可以給大陸壓力,讓他們發現台灣的生活確實比較好,就是這個觀點。

還沒宣布開放探親之前,相關單位包括內政部就有接到陳情書,還有很多老兵聚集去陳情抗議,最大的目標是行政院和退輔會,他們在行政院前埋鍋造飯不走,還穿上寫著「想家」的衣服靜坐抗議,以當時的政治環境,這些人是可以強制驅離的,但經國先生特別交待不能強制驅離,可以想見他對這些人感情很深,因為他自己做過退輔會主委,很了解這些人的心情,也很想替他們解決問題。

最後是在民國76年10月14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開放大陸探親,15日由我代表政府宣布開放,11月2日開始登記實施,登記那天我去紅十字會一看嚇壞了,人真得好多啊!

不過當時政府對於大陸有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所以當時雖然開放,但形式上政府還是維持不接觸,但是交由民間的紅十字會去辦,香港紅十字作為窗口來配合。

事實上,早在政府宣布正式開放之前,就有人先去大陸探親了,雖然不合法,但政府也不採取什麼行動,有人從香港、日本、美國各地進去,但一般老兵很守法沒有辦法進去大陸。

剛開始只有開放探親,到大陸的老兵也很辛苦,因為大陸物質條件差,大家大包小包,有些老兵打了戒指回去,還有送電視、摩托車的,當時還有人腦筋動得快,在台灣下單,大陸取貨,後來有親沒親都去了,事實上也沒辦法擋,旅遊、經商、通婚接運而生。

問:政府決定開放的同時,有沒有想過有人可能一去不返?或者被對岸吸收作間諜破壞國安等等?有老兵來感謝你嗎?

答:那段時間確實也有人回去後不再回來,但不多,畢竟兩岸30幾年的隔離,生活習慣已經不同,很多人也在此娶妻生子,那時也有發生很多令人難過的事情,因為已離開30幾年,有的妻子已經改嫁,見了面不知道怎麼辦,還有的孩子生下來就沒先過父親,見面的那刻真得很感人。

有些老兵看到是我宣布開放探親,以為我在關係重大,所以正式開放後,我信接到很多,還有人送三瓶「101生髮水」給我,這是當時大陸正開發的新藥,老兵寫信來說「沒什麼好送給你的,送你生髮水,希望頭髮能夠長起來」,看來這生髮水效果不太好(摸著頭大笑)但這份心意很感人。

問:兩岸從「漢賊不兩立」到「兩岸一家親」,您個人親自參與這段歷史的演變,有何想法?

答:這是很自然的發展,因為潮流在變,時代也在變,美國當年拿原子彈炸過日本,現在也必須站在一起,何況兩岸同文同種,不能因為有過內戰,就要老百姓一直持續仇視下去,沒有比戰爭更愚蠢的事情了。

我當兵的時候是在金門,當時砲戰還沒完全結束,兩岸還有互射零星的文宣彈,我也睡過坑道裡,後來我幾次在廈門開論壇,跟對岸的人說,過去我就住在附近,在金門把你們看得清清楚楚,當時我背後有六個砲對準你們,不知道你們有多少砲對準我們,如果當時被一陣炮彈打死,那不是很冤嗎?

看到金門馬祖和對岸這幾年人來人往,真的感到兩岸發展是互助雙贏,也是正確的方向,當然兩岸間很多生活習慣觀念不同,要硬湊在一起也不容易,但不能敵視隔絕,不接觸兩岸都有損失,但我們承受損失的能力比大陸更低,必須透過善意接觸把兩岸「同的部分擴大,異的部分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