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PCHome網家集團董事長 台灣新電影浪潮 詹宏志無悔扮推手

2017/07/16 | 人物報導

文/邱莉玲/報導

 追憶30年前台灣新電影浪潮捲起的滔天巨浪,「我像個遙遠的觀眾,覺得很興奮,但回想那個過程,卻害怕人生重來一次。」詹宏志感性地說,這位被譽為「網路教父」的PCHome網家集團董事長,前半生其實與電影大有關係,他在電影新浪潮最關鍵時刻扮演推動者,曾任侯孝賢、楊德昌等人的監製,李安拍第一支片時也登門請益,他還起草「台灣電影宣言」,呼籲社會支持台灣電影。

勉創作者回歸真心
 今年適逢宣言滿30年,台北電影節昨(15)日將首屆「楊士琪卓越貢獻獎」頒給詹宏志,評選委員認為,詹宏志從報導者、倡議者到參與者,不僅是針砭制度的前鋒,也是穿針引線的推手、創作者的堅強後盾,把原本可能結束在「台灣電影宣言」發表那年的「台灣新電影浪潮」延續了下去,跨越了九十年代。希望此獎能一同彰顯當下的這種精神,鼓勵正為台灣電影付出心血的工作者,繼續推動台灣電影邁向新的10年、20年、30年。

 詹宏志說,當時他的角色其實就是朋友、粉絲,看到那麼多創作者的才情,他是羨慕與嚮往的,希望能做些事,讓他們有機會做下一部片。新電影有一種真誠,創作者覺得電影是誠實、認真的,跟創作者生命息息相關,這個單純的信念,讓他們從不盡友善的環境、很糟的工作條件中掙脫出來,他也期許,未來每個世代不論用何種方法,創作到最後一定要回到真心。

 他舉早期的「光陰的故事」、「小畢的故事」為例,可以看到後來新電影的元素,表演與敘述方式或許不完美,但逼近生活的寫實精神明顯,跟「三廳式」電影截然不同;而侯孝賢幾乎是用最不戲劇的方法,想重建某種生活。透過電影藝術上的完成,解釋當時和現在社會很難能可貴,放在世界上都是驚豔之作,即使今天看來也可以作為一種啟發和教育。

極低預算 拍出一流品質
 儘管當時這群創作者表現出色,卻經濟困頓,甚至遭受打壓,但詹宏志看到新電影人天真又勇敢的一面,彼此幫忙、影響、刺激,一群人進步很快,都有些新方法、新東西,呈現一個世代對創作的執著。進一步,詹宏志與陳國富、侯孝賢、楊德昌、吳念真、朱天文等人成立電影合作社,向企業界尋求拍片資金;四處奔走說服投資人拍攝「悲情城市」、「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李安的第一部電影「推手」,也是詹宏志出面召集台灣的電影人在他家開會,鼓勵李安用極低的預算完成。

 台大經濟系畢業的詹宏志,當時已經看到台灣電影有各種可能的經濟潛力。好比來自國際市場的外部收益,侯孝賢只花1/4的預算,就可拍出跟國際一流獨立製片同等的品質。侯孝賢、楊德昌的電影都有國際市場,只是沒有上軌道,如果能夠適當處理是有一條路可走的,亦即「侯孝賢」、「楊德昌」是可投資標的,如果可以將他們在國際吸睛的能力,轉換成可經營的架構,就能夠引進投資者,給新電影人繼續創作的信心。

 詹宏志強調,如果要用經濟活動支撐電影,期待電影業自給自足,就該發展出一套工作方法轉換成工作現實,許多電影工作者花很大力氣做創作,常忽略了需有行銷跟經營的專業配合,才能竟其功。他期待,新的創作者能夠建立一個營運模式和組織,認知分工的複雜性和專業性,有能力做規劃、行銷,長期考量這個片型在消費市場的位置,這樣電影業才大有可為,因為台灣市場小,不能只靠創造奇蹟,像魏德聖的「海角七號」那樣。

分工體系 助年輕人創作
 衡諸現在的環境,詹宏志認為,可能更壞,卻充滿較多機會。現在是一個眼球分散的時代,做一事要被眾人關心,甚至驚動社會很難,年輕人工作機會不多、累積儲蓄能力不高,相互幫忙的餘裕也不高;但換個角度想,取得資源的來源多元,從文化部到地方政府、文創創投、國際合作機會,是過去不能想像的;一個手機就是一個攝影機,拍片的選擇性也變高,表達和市場豐富性也變高,分工體系對創作上是有機會的,這個社會可能支持年輕人讓他們變得更厲害。

 時值台灣外交艱困之際,詹宏志認為,政府應該把人才當作寶用,以侯孝賢等人名義可以打開很多文化輸出和交流的機會,開啟台灣新一波的文化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