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Bio 生技網

夫逝25年醫師娘同罹晚期肺癌 免疫療法助新生

2016/11/22 | 生技醫美 | 程鏡明

 d46ce91c-8d1b-4b3e-89c0-8f32c39453a5.jpg

●圖說:余忠仁教授(左起)、案例何媽媽,蔡俊明教授。圖/業者提供
 
【台北訊】「25年前,先生因為肺腺癌過世,那時只有化療這個選項,撐了一年七個月;5年後,家母也因為肺腺癌過世。沒想到去年健康檢查時,竟已是肺腺癌第四期…」66歲的何媽媽說。台大醫院內科部主任暨胸腔內科余忠仁教授表示,研究指出,台灣肺癌患者平均五年存活率僅15.9%,到第四期僅剩4.9%,但現有的治療選項,對於晚期肺癌均無法提供長時間的疾病控制,化療有天花板效應 、標靶亦會產生抗藥性 ,臨床上迫切需要新的治療選擇。

今年10月國內已通過Anti-PD1免疫抗癌藥物Pembrolizumab用於二線治療晚期非小細胞肺癌適應症,臺北榮民總醫院顧問醫師蔡俊明教授表示,根據英國刺胳針醫學雜誌(The Lancet)今年發表研究PD-L1陽性晚期非小細胞肺癌臨床試驗結果,顯示對於之前已接受過傳統治療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二線使用化療藥歐洲紫杉醇Docetaxel,與使用Anti-PD1免疫抗癌藥物Pembrolizumab比較,發現免疫療法用於晚期肺癌患者一年的存活率可達53%,患者整體存活期中位數更延長至14.9個月 。

余忠仁教授指出,根據NCCN治療準則 ,患者若對於PD-L1表現量越高,效果越好,因此讓肺癌患者除EGFR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基因檢測外,增加先測PD-L1的生物標記(biomarker)的個人治療新選擇,有了PD-L1生物標記和EGFR的基因檢測,讓患者可在治療前,可預期治療效果參考,幫助晚期肺癌的個人醫療再進化,提供患者新的治療希望。

非小細胞肺癌四成五EGFR呈陰性   陽性者仍有三成無效
「25年前先生罹患肺癌時,完全沒有治療選擇,靠著副作用大的化學治療,痛苦的支撐了1年多離世,所以當我發現自己和他一樣罹患肺癌,只有絕望跟預期面臨要和先生受一樣的苦!」何媽媽說。但在醫療技術精進的現代,何媽媽被醫生告知檢測基因EGFR為陽性,可使用口服標靶藥物時,讓她對接下來的治療之路燃起一絲希望,但沒想到不到半年的療程,不僅皮疹的副作用讓她痛不欲生,檢查後淋巴結還變大!

余忠仁教授表示,台灣肺癌患者有九成是非小細胞腺癌,其中有四成五被檢測EGFR陰性,不適合使用上皮生長因子受體激酶抑制劑(EGFR antagonists,又稱為EGFR-TKI),也就是口服標靶治療,但EGFR測出陽性的患者仍有三成7像何媽媽一樣,使用標靶治療仍沒有效果,加上傳統化療不僅副作用大,治療也已出現天花板效應,這也是肺癌死亡率高居不下的原因,因此免疫療法的出現,讓晚期非小細胞肺腺癌患者多一項治療選擇。

PD-L1反應率越高效果越好 免疫療法個人醫療再進化
除了治療上限和抗藥性,蔡俊明教授指出,由於免疫療法的機轉是喚醒自身T細胞的「PD1免疫檢查點」受癌細胞壓制的免疫機制,打斷癌細胞上的PD-L1和免疫細胞的PD1不正常的結合,以自身免疫系統對癌細胞發動攻擊,副作用相對較外來化學毒性攻擊的傳統治療來得小。也因此何媽媽在使用免疫療法後,皮疹狀況減少許多,也可以走出戶外,甚至重拾熱愛的安養院志工工作。
 
「由於是阻斷PD1和PD-L1的結合,同樣的,研究顯示若患者PD-L1染色檢體對於PD-L1的反應越高,治療效果也是越好,相較於標靶治療的一翻兩瞪眼,免疫療法的反應率讓更多患者有機會接受更進化的個人醫療。」余忠仁教授提到,免疫療法加入晚期肺癌二線治療後,讓沒有「靶」或有「靶」仍無效,且對PD-L1反應良好的患者,找到屬於自己的治療方向,讓個人醫療更向前邁進一大步。

不僅是針對患者本人,余忠仁教授指出,免疫療法目前的臨床癌症研究也依對於PD-L1的反應率高低做為研究順序參考,PD-L1反應率越高的癌別,如黑色素癌、晚期肺癌…陸續在國內外通過適應症,接著臨床上還有20~30種癌別試驗中 ,希望讓更多癌別的患者都能嘗試。

「要替他活下去!」免疫療法助享天倫樂
國內已在今年10月國內已通過Anti-PD1免疫抗癌藥物Pembrolizumab用於二線治療晚期非小細胞肺癌適應症,蔡俊明教授表示,研究顯示PD-1免疫治療一年整體存活率可達53%,是化療的1.4倍,整體存活期中位數14.9 個月,藥物整體反應率亦是化療的3倍,藥物有效持續反應率是化療的2.3倍4,同時也減少患者免於因化療的副作用痛苦。而免疫療法是一種透過病人自身免疫系統來治療癌症,因此也有可能使自身免疫系統攻擊病人的正常器官或組織,如免疫媒介性肺、結腸炎等,而有時這些問題會造成嚴重或致命的威脅甚至導致死亡。其他最常見的相關不良反應為疲倦、搔癢、皮疹、便秘、噁心、腹瀉、以及食慾降低等。

「兒子和女兒從小就失去父親,為了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我從一個醫師娘跑去賣保險,並且不喝酒、不熬夜勤運動,非常注重健康,當我覺得盡了母代父職的責任拉拔他們長大,卻又面臨同樣是肺腺癌的生死邊緣,雖然是上天再次給我的考驗,但我想讓我在醫療技術精進的此刻活著,就是要替丈夫堅強的活下去…」何媽媽在標靶無效後,經醫師建議檢測PD-L1為陽性後使用免疫療法,進行三次療程後,癌指數從10.5下降至5.7*,有效控制病情,在66歲生日這天她也許下願望,希望可以穩定控制病情,到美國看看年初剛結婚的女兒在他鄉的生活環境!

余忠仁教授最後提醒,肺癌已高居國內十大死因之冠達十年之久,103年死亡人數更為乳癌的4.4倍,平均每57分鐘就有1人死於肺癌 ,且許多肺癌患者和何媽媽一樣症狀不明顯,逾6成5肺癌患者發現時已為晚期 ,無法手術,只能選擇接受放療、化療或標靶等外來毒殺藥物治療,目前已有新的免疫療法可治療,仍希望有家族史、吸菸或高齡等高危險群定期檢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