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Fintech
  4. 期貨競賽

尋找藥師佛:尼泊爾的山居歲月

2016/09/26 | 好書推薦 | 唐正揚

908bfa9e-1da1-4279-bd67-0661b3a70c06.jpg

博達那尋醫

我在春雨時節步出加德滿都機場,既未規劃也沒有事前的準備。「你無法改變尼泊爾,」出發前有人對我說,「但你的所有願望都能如願以償。」於是,我將忙碌的診所工作、舒適的家和所有家當拋在身後;當計程車駛向大佛塔時,展現在我眼前的,是條混亂且塵囂滿布的街道。我這個佛教香客,這個想從喜馬拉雅森林尋找藥方的草藥醫師,在疲憊和興奮中抵達了博達那。我來尋找願意教我西藏醫藥和阿育吠陀,願意和我分享知識、方法和訣竅的老師。我為了實現夢想而來。

我落腳在神殿的附近,住在一個充滿神聖與世俗矛盾,卻又色彩鮮豔且充斥異國情調的新世界。身穿橘色僧袍、頭戴黃色高頂帽盛裝出席法會的一列列僧侶,在我的窗外繞著莊嚴的白色寺廟吹長號、敲大鼓。在下方的庭院中,皺紋滿面的尼泊爾老嫗坐在烈日下淘沙,把石頭捏成砂礫。孩童努力爬上一袋袋洋灰堆垛成的陡峭階梯。在金色的神殿外,舉起雙手的痲瘋乞丐們,這一景象充分展現了佛陀苦諦的精神。大佛塔木然的眼睛望著我帶著虔誠的笑容,沿著石徑走過塵埃。

我踏進當地的藏醫診所,迎面而來的是山林草藥香味刺鼻的招呼。芳香植物裝在麻袋裡沿牆堆放,或放在大金屬碗中預備磨成粉末。有幾個書櫥擺著各式玻璃罐,分別裝入不同顏色的大小藥丸。外面的陽臺上,年輕僧侶談笑著準備處方。達賴喇嘛的大畫像下,坐著一位身穿褐紫紅色僧袍的老僧。他在聆聽病患的脈搏,他的雙眼藏在深色的眼鏡鏡片後。他始終專注地聽診,不因我的到來和現場等待看診的幾位西藏人而分心。這裡,就在這個房間裡,就是我遠道而來的目的。

前天早晨醒來,我渾身發燙,體虛力弱,只好成天躺在濕熱的混凝土房間裡,凝望窗外加德滿都飽受污染的棕色天空。在外面,未經處理的穢物留在古老的街道上,髒狗和漫遊的牛在腐臭的垃圾堆中翻找食物,空氣中瀰漫著煮食的煤煙味。那天夜裡,閃電劃過村落和村裡的旱稻田,然後寺院儀式的古老聲音就飄過晨曦的濃霧,進入我不得安眠的睡夢裡。我在頭暈目眩和頻頻作嘔的狀態下,走過惡臭難忍的狹窄巷弄,步向僧醫的住所。

每位病患的看診時間不超過十分鐘。阿旺.培傑醫師問一兩個問題確認脈象後,便和助手開出適當的處方。我坐在長木凳上,頭疼得很厲害。輪到我時,醫師輕輕拉起我的手腕,手指壓在動脈上。發熱的脈象很明顯,但沒有併發症。老醫師用藏語說了「赤巴(Bile)」,就數出開給我的藥丸。我起身準備離開時,表明自己想跟他學醫用藥,並徵詢他是否願意納我為徒。醫師的助手用藏語說明我的問題,醫師衷心地笑著點頭道:「你好些後再來。」

出版年月:2016年7月
出版社:馬可孛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