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Fintech
  4. 期貨競賽

給眼球世代的觀看指南

2016/09/26 | 好書推薦 | 唐正揚

43bb844d-a76c-483d-bbec-f70e21f7d3f4.jpg

改變的時刻

雖然現在的轉變看起來史無前例,其實可見的世界從前也曾出現許多類似的劇變時期。由於攝影、電影、X光和19世紀許多其他已被遺忘的視覺科技的發明,歷史學者尚—路易.柯莫利(Jean-Louis Comolli)貼切地將那個世紀形容成「視覺狂熱」(Comolli 1980)。地圖、顯微鏡、望遠鏡和其他設備的發展使17世紀成為歐洲的另一個視覺發現的時代。我們可以繼續上溯到公元前2500年的一面泥板上、第一個對世界的宇宙式呈現。但自從個人電腦的運用以及網際網路興起以來,視覺影像的轉變從純粹的數量、地理幅員以及和數位的交集方面都有所不同。

如果從更長久的歷史觀點來看,則可以察覺驚人的改變步調。最早的動態影像由法國的盧米埃(Lumière)兄弟在1895年創造,大約逾一個世紀之後,動態影像變得普遍之至,而且容易取得。市面上第一台個人用錄影帶攝影機在1985年才出現,是一台扛在肩上的沉重設備,不太適合隨意使用。直到1995年,發明出數位錄影帶,家用錄影帶才實際被使用。剪接在當時仍是昂貴而困難的差事,直到像是Apple的iMovie等程式在2000年推出時情況才改觀。而現在,你已經可以在手機上拍攝並剪接高畫質影片,並發布在網路上。許多人可以透過第一項真正全球性的媒體—網路來觀看並分享所有這些素材,這種種已超出個人擁有的範疇。雖然仍有更多人口收看電視,但鮮少有人能左右電視播放的內容,而別提要讓自己的影片作品在電視上播出。到了2010年末,網路將改變我們看待一切的方式,包括我們看世界的方式。

為了瞭解這項差異,我們可以比較印刷品的發行和流通。根據國際教科文組織(UNESCO),在2011年出版了逾220萬本書。一般認為最後一位讀遍所有現有印刷書籍的歐洲人是16世紀的改革家伊拉斯莫斯(Erasmus, 1466~1536)。在印刷問世以來的漫長時期中,出現了許多其他的出版方式,從文字印刷到出版社,再到自製的冊子以及複印文件。書籍仍然是最足以說服和打動人的形式。然而,書籍出版僅開放給足以說服編輯印製其著作的作者。現在,網路則讓每個能上網的人都能傳播自己的文字,他們所用的方式和正式的書籍出版社並無顯著的不同。甚至在10年前,沒人想像到詹姆絲(E. L. James)自行出版的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能獲得全球性的成功,藍燈書屋(Random House)出版社的再版銷售量高達逾1億本。視覺影像、尤其是動態影像則以更為快速而且廣遠的方式產生轉變。

即將發生的變化不單是關於數量,也關於種類。出現在新資料庫的所有「影像」—─不論是動態或靜態的,都是數位資訊的變化版本。技術上,它們完全不是 「影像」,而是運算處理的結果。一如數位學者Wendy Hui Kyong Chun的說法:「電腦確實讓我們『看到』我們通常看不到的東西,或甚至透過視訊聊天而發揮猶如透明媒介的作用,但它不單純是傳達另一端的東西:它進行運算」(Chun 2011)。當超音波掃描機運用聲波來測量一個人的身體內部,機器以數位格式運算出結果,並將之轉化成為我們當作是影像的東西。但這只是一番運算。當你按下現代相機的按鈕時,它仍發出快門的聲響,但再也沒有從前的傳統相機上那個會移動、發出聲響的視窗。數位相機參考了類比式的底片相機,但並非一模一樣。在許多情況中,我們能從畫面中「看到」的東西,卻是我們永遠無法親自以雙眼看見的。我們從照片中所見的是運算,它的創造是透過「以圖磚描繪」不同的影像、並加以進一步處理,以產生顏色和反差。這是觀看由機器促成的世界的一個方式。

出版年月:2016年7月
出版社:行人文化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