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商時報即將上線了
  1. 行動版
  2. 生醫健康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阿根廷尋求IMF金援、新興市場警訊再現

2018/05/15 | 社評  

 美元利率回升,美元匯率走強,是否會導致國際資金大幅撤出新興市場,回流美國,甚至重演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成為近日最受關注的焦點議題。才上任兩年的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在5月8日突然發表電視演說,宣布將向國際貨幣基金(IMF)申請金援,以拯救阿根廷岌岌可危的經濟,原本正在朝向經濟復甦、自由化大步邁進的阿根廷突然跌了一跤,讓人擔憂是否引發新興市場撤資潮的第一隻蝴蝶。

 阿根廷突如其來的金融風暴令人意外,資金外逃瞬間爆發,阿根廷披索在去年5月初,兌美元的匯率還在15.5披索兌一美元,5月上旬卻已經貶值到23.5披索,一年之內跌掉五成的幣值。為了防堵資金外逃,阿根廷中央銀行在8天之內,連續三次調高基準利率,從27.25%急拉到40%,才稍微緩和資金外逃的壓力。

 阿根廷從1816年獨立以來曾爆發8次主權債務違約,最近一次是在2001年,違約金額高達820億美元,創下全球規模最大的主權債務違約紀錄。阿根廷一直到大違約15年後的2016年,才重返國際債券市場重新發債,慘烈程度更甚於希臘。根據彭博資訊的統計,阿根廷到去年底累積發行2570億美元的債券,是新興國家最大的債務國之一。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在2015年上任後,擁抱經濟自由化的政策,獲得世界各國高度的掌聲,市場對他經濟開放的政策頗有好感,因此趁著全球QE資金泛濫的零利率環境下,在2016年重返國際債市,總金額高達150億美元的發債規模,包括三年、五年、十年、以及三十年期的公債全數超額認購,創下新興市場國家債券發行二十年來最高認購紀錄。

 去年6月19日,阿根廷政府更成功發行償債期高達一百年的世紀債券(Century Bond),幾乎等於永續債券的百年到期日,金額27.5億美元。由於票面利率高達8.25%,比2016年發行的30年國債還高出2個百分點,瞬間吸引了高達97.5億美元的認購訂單,在華爾街發行的美元計價世紀債券被搶購一空,國際媒體都稱讚阿根廷經濟已經重回正常軌道。

 但是,馬克里的經濟自由化政策,成效似乎有限,過去兩個星期美元匯率走強,阿根廷披索卻意外脆弱,兩周之內損失一成的幣值,很快觸發阿根廷民眾與外資恐慌的情緒。阿根廷的外匯管制鬆散,龐大的外債仰賴各大資產管理公司的挹注,太平洋(Pimco)、安聯(Allianz)、富蘭克林(Franklin Templeton)、黑石(BlackRock)、高盛(Goldman Sachs)每一家都握有數十、甚至數百億美元的阿根廷國債,一旦風吹草動,投資人贖回的壓力就造成匯率的驟貶。

 馬克里的經濟自由化政策,特別是開放金融市場、鼓勵外資,讓阿根廷股市暴漲,2016年漲幅高達45%,去年更創下73%的漲幅,但是金融資金的湧入,沒有成功改變總體經濟的基本面,出口仍然高度仰賴農產品,2017年的貿易赤字高達308億美元,是2016年的兩倍,通貨膨脹率更飆漲至25%。

 阿根廷雖然吸引大量外資投資進入股市與債市,卻因為缺乏基本面支撐,外資變成熱錢進出,又一次威脅金融安定。過度炒作新興市場股市與債市,創造了熱錢撤出的環境,加上美元利率回升、美國股票市場的強勢的吸引力,一推一拉,將阿根廷推到了金融風暴的懸崖邊緣。

 與阿根廷同病相憐的新興市場國家,還有經濟與政治同步下滑的土耳其,目前4.31里拉兌一美元的匯率,與去年同期相比貶值21%,與六個月前相較貶值11%,其中有5.32%是在過去一個月內發生的。南美大國巴西,里爾從年初的3.1里爾兌一美元,貶值到3.6里爾,貶值幅度也已經有16%。另外,亞洲同樣受到熱錢班師回朝的賣超壓力,壓力較大的是菲律賓,披索在今年貶值幅度約6%;印度盧比從年初的63.23盧比兌換一美元,貶值到67.47盧比,貶值幅度6.7%。

 但是,其他主要新興國家的匯率並沒有太顯著的波動,例如,剛剛大選變天,受到執政61年政黨倒台衝擊的馬來西亞,兌美元匯率一路升值,從去年的4.29令吉兌一美元,一度升值至3.9,升幅10%,同樣受到政治變局影響的南非,從去年11月之後竟然暴升了25%,高居新興市場貨幣漲幅的冠軍。

 今年熱錢從新興市場撤退是必然的趨勢,體質較弱的市場陸續發出警訊,在南美有阿根廷、巴西;在亞洲有已經連續一個多月頂在聯繫匯率頂端7.85港幣的香港與菲律賓;在歐洲則以土耳其為破口。相較於1997年的那場風暴,現在各國的外匯存底都比當時厚實,面對金融風暴的經驗也顯著增強,判定新興市場風暴再度來臨是過度的臆測,卻還是必須提高警覺,防止阿根廷這種猛爆性的資金外逃的衝擊突然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