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行動版
  2. 生醫健康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認清區塊鏈在數位時代的重要地位

2018/03/14 | 社評  

 今年以來,數位貨幣比特幣的巨幅漲跌,加上駭客攻擊或勒索、高性能的「挖礦機」偷竊案,以及美國證管會等主要國家相繼祭出管制、密切追蹤與警示等現象,再度引發各界對數位貨幣及其背後的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究竟是數位時代新趨勢,抑或只是泡沫炒作的辯論?就短期亂象看來,當前許多經濟活動都冠以區塊鏈為名的作法,確與1990年代晚期的網路泡沫相似,但就長期而言,區塊鏈技術將扮演推動數位時代前行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具體地說,交易、契約、紀錄是建構並定義當代經濟活動、法律與政治體制很重要的基礎,藉此界定財產的歸屬、權責的劃分,更可讓人們利用完整的歷史紀錄與經驗學習,進而形成企業、經濟、社會管理的準則。同時,任何交易、契約、紀錄的運作,都要仰賴可被信任的中介第三方,如律師、經紀人、銀行、政府等協助,進而傳遞價值與證明資產所有權。以證券交易為例,民眾雖可透過手機或電腦下單軟體,在彈指間完成股票買賣,惟股票所有權交割還是要經由證券公司、集保中心、銀行等金融中介機構的介入、保證,前後須時兩天才能完成,亦即當前數位化工具再進步,交易、契約、紀錄還是循著傳統架構運作,且需要時間和成本。

 然而,具有去中介化特質的區塊鏈技術,讓數位時代下的交易、契約、紀錄能真正達到即時性與同步性,因而被視為一種「革命性」發展。確實,區塊鏈技術是一種資料庫、分散式系統,也是網路底層協定。它記錄了網路間所有的交易資訊且隨時更新,讓每個用戶可經由合法手段從中讀取與寫入資訊,但又有一套特殊機制防止以往的資料遭到竄改;其次,區塊鏈分散式地存於網路上所有的完整節點(Node),每個節點的位址都是獨一無二的編號,可保留區塊鏈留存的資訊備份;再就網路底層協定來看,它可讓人開發出更廣泛地應用,且這些應用在每一時刻都保存一條最長的、最具權威的、共同認可的資料紀錄,並遵循共同認可的機制,進行無須中間權威仲裁的、直接的、點對點的交互資訊。

 因此,一旦區塊鏈技術被廣泛使用,交易、契約、紀錄都將以數位化的形式嵌入,並儲存在透明、共享的分散式帳本資料庫中,且這些資料不能被刪除、竄改和修正,而世界上的每項協議、每個過程、每項任務和每筆支付都會有一個可被辨識、驗證、儲存和共享的數位化紀錄與簽名。如此一來,人們不再需要可信任的中介第三方,便能即時地完成包括資產所有權轉換在內的交易、契約、紀錄,不會有違約或遭中介第三方操縱的風險。

 只是,區塊鏈技術應用與發展潛力固然巨大,但它並不是多數人所認為,可讓人快速圓夢的「破壞性」(disruptive)技術,反而是類如 TCP/IP(transmission control protocol/internet protocol)通訊協定的基礎技術與其之於網際網路發展的關鍵地位。

 TCP/IP通訊協定創造一個開放式、共享、無需中央介入與維護的點對點標準連接機制,打破訊息傳遞過程中的地域及成本種種限制,使不計其數的全球資訊網站(WWW)可隨時提供各種資訊與服務的想像成真,並讓許多破壞性的創新商業模式得以問世,如電子商務挑戰傳統實體店面、網路行銷取代實體廣告、電子郵件取代信件、網路通訊軟體取代傳統語音電信,也間接孕育出eBay、Napster、Skype、Google、YouTube等企業。因此,TCP/IP通訊協定雖未對社會帶來破壞性的改變,卻是各種破壞性創新的發展基礎。

 不過,任何基礎技術要發揮真正威力,必有一個由下而上的漫長過程,TCP/IP通訊協定亦是歷經30多年,才完成所有階段並重塑經濟型態。也就是說,當愈來愈多人基於這個架構進行「應用」技術開發,且這些應用又讓使用者感到方便,便形成網絡外部性,吸引更多使用者與開發者加入,促使更多「應用」技術被開發,逐步累積出破壞式創新的能量。換言之,目前各界將區塊鏈技術運用於數位貨幣與電子支付,視為「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可謂極貧乏的想像,亦顯示在區塊鏈技術真正改變人們生活之前,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當然,部分悲觀論者鑑於網路泡沫的教訓,將區塊鏈技術與龐氏騙局劃上等號,讓各界開始對於發展區塊鏈技術縮手,亦不可取。

 更何況,政府與企業決策者必須認知到,區塊鏈技術並非龐氏騙局,而是數位時代的重要基礎建設。尤其是對台灣這種小型、資源有限的經濟體來說,不太可能藉由短期砸大錢就取得產業「主導」地位。最佳的因應策略反而是藉由教育與內部管理,慢慢地將人才、內部控制、組織、文化,甚至制度均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一步步進行根本性的校調。等到其殺手級的應用狂潮出現時,方能搭上高成長與發展的快速列車,成為領先群之一,才不枉台灣曾有的資訊島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