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玉山論壇」的盛宴過後,「新南向」政策要何去何從?

2017/10/13 | 社評  

 籌辦多時、為期兩天的「玉山論壇」於國慶之後甫結束,各界對於蔡總統致詞時將新南向政策做為「亞洲區域戰略」定位之討論,值得進行探討。從2015年9月22日民進黨29週年黨慶,當時總統選舉勝券在握的蔡英文主席宣布當選後,要設置專案小組推動新南向政策以來,從「新南向政策」理念的提出和方案的規劃,乃至於執政後一年半的政策執行,這項政策已經到了必須進行階段性評估的時刻。

 事實上,民進黨對於新南向政策最具體的論述莫過於去年4月,當時的國際事務部主任黃志芳在中常會所提出「以人為本的台灣對外經濟新戰略」之專題報告。與過去的南向政策相比,無論是「建構台灣和東協與南亞國家21世紀的新夥伴關係」,或是「以五年為期,積極推動和東協及南亞國家的人才、產業、投資、教育、文化、觀光、農業的雙向交流與合作」,所涵蓋國家的範圍愈來愈廣泛,交流合作的層面也愈來愈全面,然而其成效迄今仍有待觀察,原因有兩個。

 首先,國際情勢過去二十多年的變動,特別是兩岸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國內三次的政黨輪替之後,有必要改弦更張。李登輝總統在1990年代的南向政策是基於「戒急用忍」,在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之際,鼓勵並協助國營事業、國民黨黨營事業和民營企業,前往東南亞建立製造基地。但是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和1998年印尼排華暴動之後,台商大舉撤出東南亞,轉向中國大陸投資設廠。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後,基於「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理念,陳水扁總統在2002年持續推動的南向政策,「台灣要走自己的路」落實在政策層面,仍然只是引導台商到東南亞投資,並無新意可言。

 就此觀之,蔡政府目前執行中的新南向政策,建立在「以人為本」對外經濟戰略,政策的理念確實有值得肯定之處。由於新南向政策的國家已經從東協十國,擴及南亞六國和澳洲紐西蘭,也因此,一個如此全面性的新南向政策理念,很難從今年度的44.5億元和明年度的72億元預算,以及蔡總統決定編列35億美元的策略性貸款協助邦交國和新南向國家政府進行公共工程合作而看出端倪。特別是過去南向政策所缺乏的「結合技職教育、產業發展和南向人才培育」,「鼓勵新住民參與新南向工作」,乃至於「鼓勵及協助民間組織參與新南向工作」,台灣和新南向國家的社會網絡關係之深化,雙向的人才培育交流,以及教育現場和產業需求的媒合。一方面,蔡總統要擴大產業合作專班,每年招收5,000位學生能不能達標,能不能看到初步成效,令人感到質疑。另一方面,期待透過東協經濟共同體意識的醞釀過程,落實新型態的夥伴關係,所需要的除了企業和民間組織團體的共同參與,還需要政府整合跨部會片斷式功能分工的政策。

 其次,面對中共十九大賡續推動從東南亞到南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挑戰,政府應該做的是重新思考,「他們需要什麼」,而不是「我們能提供什麼」;而這同時涉及到: 瞭解新南向國家的需求,以及擺脫「數字管理」的施政成效思維。以觀光而言,在陸客大幅減少、追求來自新南向國家旅客呈現倍數成長之餘,卻對於原因是後者基期過低視而不見。而以放寬新南向國家旅客來台簽證措施而言,只希望短期內增加觀光效益,期望其他國家也給予我們「對等待遇」,而忽視免簽對國家安全、治安、移民管理在長期所可能引發的問題。此外,只重視新住民和僑生能夠投入語言和文字教學,以及新南向國家前來台灣就學的人數,而忽略台商在新南向國家要如何培訓當地幹部、以及從大學財經管理系所應該培育的基礎和中高階之經貿人才。

 更重要的是,多數新南向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不同,各國最重視的恐怕還是「招商引資」,而不是「人文關懷」。此次由「民間主辦,政府參與」的玉山論壇,「願景共享,青年創業,國際志工服務」,以及「衛生醫療,科技創新,智庫交流」的新論述,雖然吸引眾多國際人士來台。然而在風光閉幕之後,政府必須思考的是,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和科技創新合作的永續性產學合作,必須是由下而上,由民間推動。做為國家發展的長期戰略,蔡總統宣示成立的「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是經貿性質或人文性質,或者又是半官方性質的基金會,最後會不會變成曲高和寡,一廂情願,是政府在進行階段性政策評估時,應該重視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