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從Google收購hTC工程師 看台灣專業人才應強化的方向

2017/10/13 | 林欣吾  台經院三所所長

 Google以台幣330億元買下hTC pixel 智慧型手機團隊2  000 多人,並取得hTC智慧財產權的非專屬授權。Google對此項交易,說明hTC的一個團隊將會加入Google硬體部門,這個部門的目標是透過硬體、軟體和服務的整合,為人們帶來最棒的Google體驗。據Google表示,此次到Google的主要是研發人員,應僅涵蓋少數主管,當然應不含主導策略方向的高階主管。

 自台灣掌握著當年資訊化這個大趨勢,逐步從資訊電腦、電子零組件(半導體、光電、面板)到通訊等產業領域,藉著台灣與矽谷的緊密連結及各大學所培養優秀的理工科人才,採OEM、ODM以工程設計與製造效率為主的營運模式,幾十年來已經成為台灣產業發展的主力。

 回顧台灣過去ICT產業發展的脈絡,雖然施振榮先生的微笑曲線大家都朗朗上口,台灣能夠藉著研發深耕而站穩全球產業鏈地位的企業,主要還是落在電子零組件業界,幾個主要品牌包括雙A 及此次的hTC都不易維持,其餘多數的業者都仰賴工程師所累積下來的製造能量。

 相對於台灣ICT產業營運模式的穩定,除了美國IBM從硬體製造與品牌,轉向軟體與顧問服務外,荷蘭飛利浦已經從當年的消費性電子,成功轉向到醫療保健、專業照明等領域;瑞典的愛立信(ERICSSON)除維持電信設備供應外,退出手機終端,而以垂直專業領域的通訊服務;Nokia雖在手機市場敗退,但依然是重要的電信設備供應商,同時原有手機部門的工程師,成為芬蘭新創事業的相當重要的動能來源。

 這些業者之所以可以成功調整方向,除了原本所擁有的雄厚工程師與技術能量外,更重要在於帶領企業發展視野的管理階層、長期情報分析能力的幕僚及嚴謹的企業決策治理體制。台灣幾家能夠在全球產業鏈居於領先地位的幾家業者,都同時具備這幾個要件,最明顯的就是台積電。

 另外,如果參考幾個掌握數位網路趨勢所崛起的企業,包括Google、FB、UBER及Amazon等企業,就可以發現到數位經濟時代將會非常需要擁有掌握數位網路特性,創造新興營運模式的專業人才與法制環境。這也是為何國內近幾年趕不上國際數位網路平台企業的根本原因。

 何以台灣長期缺乏具國際與長期視野的企業家與企業管理團隊,缺乏創造新興營運模式的新創人才,這其實與台灣長期僅偏重在培養理工領域專業人才的教育政策與科技政策,完全不重視人文、社會科學的資源配置息息相關。而且,不論是政府或企業都相對偏重短期效益,追求短期民眾有感的政策效果,缺乏有效決策治理制度,當然也就不會培養出具有長期情報分析能力的幕僚。

 由於台灣產業發展模式,長期下來培養許多優秀的工程人才,在各產業努力協助企業發展的優秀工程人員,當然就是其他國家與國際企業的重要標的。近期Google買下的hTC 團隊只是近例,過去幾年在中國大陸中央地方重點科技政策吸引到對岸的,主要也是各產業的工程人才。

 從以上的脈絡整體看來,當政府政策決定投入幾個新興領域,例如大數據、AI等領域時,建議還是不能僅重視這些領域所需的工程人才,因為單純培養出來的工程人才,在國內缺乏有國際視野的企業經營團隊,缺乏孕育新興營運模式的法制環境與條件,缺乏有效企業決策治理企業體制的情形下,這許多耗費數十億經費所培養的工程人才終究會被對岸挖走,或者被國際大企業買走!

 以具體目標,垂直完整地培養專業人才應為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