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提高基本工資 未必福國利民

2017/09/12 | 陳冲  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

 螢幕上閃過「基本工資漲4.72%、月薪22K、時薪140元」。近五年來,每逢立秋,勞資雙方都要為基本工資唇槍舌戰一番,勞方稱生活困難,資方稱負擔沈重,訴諸情比訴諸理的成分多。

 同樣是近五年來,我先後寫過「最近工資是good politics?」、「基本工資要練基本功夫」、「使用自助機器 哀矜勿喜(也談基本工資)」等文,討論Minimum wage的理論與實際,對於最低工資究竟是有利還是傷害「邊際勞工」、對於國外提高最低工資後自助機器大量問世的現象都有所著墨。看到本次討論審議的過程,不禁想到五十多年前經濟學大師Milton Friedman所說:引進最低工資是要雇主必須歧視低技能勞工。大師如果預見人工智慧機器人的崛起,恐怕用語會更嚴肅。

 無意重複以往文章的論點,但看到勞動部表示本次調漲「受惠本國勞工125萬人、外勞41萬人,還有部分工時勞工39萬人」,倒很想知道此一數字如何計算得出。如果在台灣一千萬就業人口中,真的有205萬人領的比基本工資少,那這二十年來勞動部(勞委會)所司所事?

 報載勞動部長於審議會後表示:這不是勞資共識,也沒有表決,也不是她行政裁決。奇哉怪哉,那是如何定案的?一個政策決定當然需要一些數據,在本案最需要當然是「有多少人領取基本工資(或以下)?」勞動部對外所說數字,在該部相關統計資料沒有,在職類薪資調查中也無,那又如何判斷一個決策的影響與利弊?所以勞動部有必要解釋125萬人(月薪)及39萬人(時薪)的依據。報載財政部熱心插花,表示依納稅資料,台灣「月薪眾數」貼近基本工資,故支持調薪,但這也無助於說明真正人數,更何況納稅資料原就不能代表實際收入狀況。

 審議會後,資方團體當然頗有怨言,不過幾位代表口徑都一致表示領取基本工資的本勞不過24萬人,「去年已漲5%,今年不應再調」,至於受惠的主要是40萬外勞。這些工商人士雖未說明其資料來源,但應比勞動部接近事實。因為勞動部私下說明常以勞保投保資料為據,而勞保以基本工資投保者約283萬人,其中派駐海外為維持勞健保資格者估約100萬人,在職業工會投保者約118萬人,再扣除外勞41萬人,恰為24萬人。但是長年以來,各界都批評勞保投保「高薪低報」,所以真正領取基本工資者,人數應該更低。果真如此,每年一次大拜拜,除增加勞健保收入外,似乎白忙一場。

 其實問題不在人數多少,而是攸關決策品質的重要數據,居然各方所言出入甚大,不是應有現象。此外有官員說,此次調漲是贏中國、輸日韓,如果跨國比較使用絕對數字,更令人懷疑決策品質,其實半世紀以來,國際皆以Kaitz index(最低薪資/平均薪資)做橫向比較,官員如展示各國的index,豈不更具說服力。

 最後要鄭重說明一點,媒體報導勞動部官員表示,審議會歷年結論,除「陳沖」曾「調整」外,其餘均依會議結論核定。此與事實不符,行政院在民國101年答覆勞委會文件中並未「調整」審議會結論,相反是接受審議會關於「時薪」的建議(最弱勢勞工),至於「月薪」調升,係要求做好幾項統計數字的「基本功夫」後再調,目的無非是建立調整基本工資的「基礎建設」,新上任的賴院長不妨調卷看看當時要求的「基本功夫」是否都練好了,也可順便檢討一下決策品質的基礎。

 一例一休已經強制提高邊際勞動的雇用價格,基本工資又壓縮邊際勞工就業機會,行政院不要再說這兩者無關,也不要以為自己在照顧邊際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