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我國景氣復甦何以一再「半途而廢」?

2017/08/12 | 社評  

 去年此時,國內景氣亮出久違的綠燈,停滯的經濟終於有了復甦的希望,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隨後更表示:「台灣在這一波景氣復甦裡,有機會看到景氣紅燈。」紅燈意味著經濟將由復甦邁向繁榮,蕭條的冬天將過,景氣的春天將來。

 國發會之於景氣預測,猶如氣象局之於天氣預報,歷來主管景氣的官員皆有「經濟氣象官」之稱,過去六年未曾亮出一顆紅燈實為3、40年未有之怪象,連經濟氣象官們也覺得不可思議。眾所周知,景氣循環如同春、夏、秋、冬四季循環,本該次第而來,然而過去六年每逢景氣春燕甫到,未待春暖花開,秋風、冬雪已紛然而來,借用陳主委的話:「過去六年的景氣循環,是一個後勁不足,半途而廢的復甦。」

 自去年陳主委「紅燈有望論」之後,大家都在問:「何時亮紅燈?」看著景氣綜合判斷分數一路升至今年元月的29分,離黃紅燈32分僅一步之遙,大家信心愈發增強了,以為再不久即將打破景氣消沉的魔咒,不料,4月又倒退至黃藍燈。

 景氣由冷至熱依序是藍燈、黃藍燈、綠燈、黃紅燈、紅燈,如今沒盼到紅燈,卻來了三個月的黃藍燈,景氣領先指標更連跌七個月,看樣子,這極可能沿續六年來的走勢,又是一次「後勁不足,半途而廢的復甦。」

 我們要釐清一件事,那就是近期景氣趨緩究竟是因全球大環境變壞,還是我們的內需不行?若是因全球景氣走疲,我們跟著趨緩,那就無需太過憂慮,反之,全球景氣暢旺,獨有我們不行,那問題就大了。遺憾的是,看來全球經濟並沒變壞,甚至愈來愈好,環球透視(Global Insight)將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由年初2.8%上修至3.0%,國際貨幣基金(IMF)也由3.4%上修至3.5%,OECD同樣由3.3%調升至3.5%。

 這些數字告訴我們,全球景氣正好轉中,台灣經濟趨緩是自身的問題,主計總處日前公布的GDP也證實我們經濟疲弱全是內在因素,這一結構若不改善,遑論亮不出紅燈,恐怕連綠燈都保不住。綜合來說,台灣如今至少有三個抑制成長的問題必須加以正視:

 第一、海外消費逐年擴大:今年第2季我們出口、民間消費略優於預測,民間消費雖然不錯,但其中海外消費逐年快速擴大,以2011~2016年這一期間,我們出國旅行的支出就由2,328億元倍增至4,528億元,這筆海外消費急速成長雖拉抬了民間消費,但由於這筆支出在海外而非台灣,難以發揮產業關聯效果,無助經濟成長。

 依主計總處概估,上半年我們民間消費成長近2%,但零售業營收卻出現衰退,海外消費的擴大無助於經濟成長,於此可知。然而,海外消費與國內消費彼長我消,孰令致之?平心而論,終究是自己觀光政策有問題,旅遊品質不如人,怨不得他人。

 第二、民間投資動能不足:在去年同期衰退的基礎上,今年第2季資本形成的年增率依然只有0.08%,民間投資動能之低,不言可喻,去年新政府上來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回投資動能,因此推出國家級投資公司、產業創新轉型基金及五加二產業這「三駕馬車」,然而影響投資的因素除了水、電、人才、土地之外,還有政治環境,政府效率,實非三駕馬車力所能及。

 再者,我們的民間投資有極大比例來自半導體產業,今日還有些微成長,那是託半導體產業的福,排除半導體產業,我們的投資動能就更不堪聞問了。這些年即使國際景氣復甦,我國民間投資依舊難有起色,這絕對有政治因素,不是訂個延攬外國人才專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三駕馬車就能解決的。

 第三、觀光收入大幅萎縮:今年第2季來台觀光人數雖僅減少1%,但觀光收入卻較去年大減,這使得服務輸出下滑,以致第2季商品與服務輸出的成長率不如預期,何以觀光人數減得不多,觀光收入卻減得這麼多?這也是因為觀光客的結構出現改變,其一是陸客大減,其二是自由行比率升至七成,而我們若不因應這個變化有所調整,還是拿著經營團客的大環境來因應自由行,任憑全球景氣再好,觀光客再多,景氣的春天依舊到不了台灣。

 我們六年多來景氣復甦之所以一再「半途而廢」,無關國際景氣,全是自己的問題。海外消費的飛快成長,是自己不爭氣;發展多年的觀光產業沒吸引力,是自己不長進;而談了十多年的投資環境依然故我,是府院沒決心;至於朝野爭鬥如同寇讎,兩岸政策舉棋不定,以致內耗自傷,更是讓台灣景氣陷入深淵的罪魁禍首,這些政治的、兩岸的、經濟的結構若不改變,我們將永難脫離「半途而廢」的命運。請蔡總統想想:當景氣復甦屢屢半途而廢,執政者的政治前途又豈有不半途而廢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