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玉山計畫求好心切更應慎始廣聽意見

2017/08/11 | 社評  

 有鑑於近年來台灣的高教界,一再出現優秀的教研人才,被對岸及港、澳地區的大學挖角事例,而其中的癥結,就在於台灣的教授待遇水準相對偏低。教育部為了亡羊補牢,最近主動發布訊息,表示將從明年1月起推動「玉山計畫」,包括「高教深耕計畫彈性薪資」、「教授學術研究加給提高10%」,以及遴選年薪可高達650萬元的「玉山學者」。

 從一個角度來看,教育部面對外界批評因教授薪資待遇偏低,以致出現既不足以吸引優秀人才返台或來台任教,同時既有的優秀人才又紛紛外流的現象,果斷地打算每年投入56億元推動「玉山計畫」,理應得到外界的喝采與肯定。但出乎教育部官員意料之外的,此一「德政」或「恩給」,不只未見高教界的正面回應,反而是質疑乃至撻伐等負評不斷。

 面對這種期待值與實際反應間出現重大逆差的異像,教育部主事者也許會感到氣餒,甚至產生既然多做多錯,那乾脆不做不錯,往後只要好官我自為的情緒性反應。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教育部推出「玉山計畫」未見佳評卻負評不斷,絕非特例。事實上,整個行政體系,不論是推動年金改革,或實施一例一休,乃至由小英總統主導力推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等,幾乎無一例外的遭到不同層次和不同程度的批評與質疑。這其中,容或有基於不同政治立場的反對聲浪,但行政體系不妨也藉此反躬自省,何以重大公共政策的推動,尤其是龐大經費預算的投入,結果、反應卻似乎是求榮反辱。

 以教育部這次打算推動的「玉山計畫」來做案例分析,歸納起來足以引發質疑的闕失至少包括以下四方面:

 首先,整個計畫最引人注目的亮點自然是年薪可達650萬元的「玉山學者」之設置。主事者的出發點不難理解,本意在展示政府攬才與留才的誠意。但由台灣社會研究學會發起的連署書,卻明指「選舉與恩給式的金錢獎勵,是對知識分子的輕蔑與攏絡,有辱玉山之名。」而進一步探討,連署書強調應依程序建立大學教師合理待遇制度才是治本之道,從而主張應停止獨厚特定群體及遴選式個案加薪。質言之,這些學界人士擔心因為學術裙帶關係,使得玉山學者的遴選反而帶來不公平。

 其次,教育部為了滅火,只好由潘文忠部長出面回應,除了強調「玉山計畫」獎助對象不會限制在單一年齡、職別,也不會只給理工領域,只要夠優秀,都會受到獎助。同時也透露,教育部未來幾周將舉辦座談會,廣聽各方意見,將方案設計得更周全。檢視此一回應內容,不論是釋疑或宣稱要補辦座談會,潘部長其實已招認整個「玉山計畫」只是由部內主管司處閉門造車,既沒有做好嚴謹的諮商規劃評估,發布後的溝通說明也沒做,難怪會引發質疑批評,甚至會被認為根本是先射箭再畫靶。

 再者,教育部聲稱透過玉山學者,3年之內目標是希望可以攬才與留才千人。但外界則質疑如果期程只有3年,那期限一到玉山學者們是否又要重返人間?質言之,這究竟是病急之下慌亂開出的一帖處方,還是可持續的制度?這方面迄未見教育部回應,而政策的不確定性、不持續性,往往比不推政策的後遺更大,潘部長的繼任者可能就要面對接下燙手山芋的風險了!

 復次,即使建立了大學教師的合理待遇制度,但潛在的問題還是可能接踵發生。由近及遠首先是未得到玉山計畫待遇調整或專案補助的年輕副教授、助理教授,以及非頂尖大學,尤其是私立大學的教師們,可能產生相對的被剝削感而心生不滿。其次則是同屬教育部體系的專科、國高中、高職、小學教師,也可能出現不同程度的情緒反應。如果再擴而大之,則其他不同職業類別的從業人員,恐也將反彈陷於低薪、青貧族的輪迴而不得超脫。

 總結來看,當前高教薪資偏低導致攬才不易與人才外流,確為不爭的事實。但對策、藥方如果配套不夠周延,又不會溝通行銷,到頭來既不足以解決問題,反而會製造更多問題。而與其最後再來個髮夾彎,確保政策制訂與推動的慎始善終,才是當權者的職責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