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期貨競賽
  4. 台灣權王

拋開我執共同化解五缺六失

2017/02/17 | 社評  

 如何再造台灣產業成長動能?在台灣經濟發展長期陷入停滯不前的困局下,無疑已經成為產官學界的熱門話題。遠的不談,至少從去年總統大選過後,確定再度政黨輪替,包括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具財經專業背景的準閣揆林全,就透過不同的參訪以及和產業界晤面的場合,拋出「五大產業創新研發計畫」。強調將透過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以帶動產業的競爭力、改善企業的利潤,並同時提高勞工薪資,增加新工作機會。

 然而新政府所勾勒出來的此一發展藍圖,在經過將近九個月的「實兵演練」後,從此一「新政」最直接利害關係人,也就是產業界的切身感受來看,這似乎是一塊不足以充飢的「畫餅」!

 由台灣最具實力與代表性的企業集團負責人所組成的「三三會」,15日在本月份的例會中,特別邀請行政院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進行專題演講。有意思的是,從陳主委所選訂的演講題目「再造台灣產業成長動能」,已可觀知即使是身為政府體系最主要的國家發展規劃、統籌部門之負責人,陳主委顯然也是對於台灣當前產業成長動能不足感到焦慮,才會聚焦於如何「再造」的探討。

 綜觀陳主委的演講內容,除了舉述台灣的投資率連香港都不如,客觀顯示台灣的投資環境確實是有問題之外,更不迴避的表示政府有責任破除投資障礙,讓企業對投資有信心。他甚至向企業喊話,在投資上若遭遇任何困難,是其他部會不能解決的,「五缺、六缺,不管缺什麼,都可以來找我,找政府就對了。」

 聽聞了陳主委如此的真情告白,與會者的反應又是如何呢?概括起來,包括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可成董事長洪水樹、台玻集團董事長林伯豐等人的反應,竟然是「政府聰明人多、空話多、落實少。」

 業界代表會有這樣的反應,其實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不只是蔡總統和林揆,甚至上推到馬政府時期,乃至於扁政府時期,歷來的主政者,那一個不是把創造台灣產業成長動能,做為施政的主軸,同時也都會推出不同名目的產業創新研發計畫。但不只是歷經政黨輪替,甚至只是換了閣揆,乃至於只是換了部會首長,往往就會出現施政不延續甚至斷層的現象。到頭來,難怪業者會有政府施政空話多落實少的感觸。

 除了政策規劃朝三暮四頻見髮夾彎,讓產業難以適從之外,徐旭東在會中直言政府「沒有協調性、沒有整體性、沒有程序性」的看法,其實也只能算是老生常談。但政府施政必須協調各方、整體配套、以及明確的執行程序步驟,其實本來就是行事作為的ABC,但與會者的不吐不快,不正凸顯行政體系迄未跳脫各自為政,欠缺整合能力的積弊窠臼嗎!
 談到五缺、六缺的話題,這可以說是近年來逐漸積累、惡化的現象。但不論是缺水、缺電、缺工、缺地或缺人才,進而直接導致產業外移,陳主委雖然爽快的表示企業在投資時如果碰到了,都可以來找國發會。不過,有關五缺的問題,其實根本不是新話題,如果容易解決,也不致於一直延燒到現在。難怪業界要質疑,真遇到五缺的難題,真的找上國發會,難道真的就能迎刃而解?

 其實比五缺問題更為嚴重的,及是當前台灣所存在的六失問題,包括政府失能、社會失序、國會失職、經濟失調、世代失落、以及國家失去總體目標。這六大缺失,較諸五缺,性質上乃屬結構性、根本性的問題,要化解這些問題,不只找陳主委,就是找林揆、蔡總統,恐怕也都有心卻無力。概括來看,只能說是台灣當前所存在的「共業」。面對「共業」,枝枝節節的談如何再造台灣產業成長動能,如何落實新南向政策,如何面對美國川普新政所帶來的衝擊,如何化解壓力找到生機,即便不是徒勞無功,至少也是事倍功半。籠罩在台灣共業下的人們,既然存在命運共同體的紐帶關係,要如何化解「六失」的共業,已是不容迴避。包括政府與企業界,唯有拋開「我執」,真誠面對,才可能迎來峰迴路轉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