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期貨競賽
  4. 台灣權王

大陸資金外逃危機被誇大了

2017/01/10 | 社評  

 元旦之後,中國人民銀行對人民幣外匯市場進行干預,推出更為嚴謹的外匯進出管制措施,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隨即出現劇烈的震盪,市場對於人民銀行是否重回資本管制的老路甚為擔心。近日公布的2016年12月底的人民銀行外匯儲備金額,單月下降410億美元至3兆105億美元,瀕臨「三兆美元保衛戰」又帶給市場新的疑慮。不過,如果了解人民幣外匯交易的改革進程,今年元月的干預與外匯儲備的下降,其實只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必然會遇到的波動,並不需要過度憂慮。

 去年10月1日,人民幣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IMF)特別提款權的準備貨幣,占比超過日圓與英鎊,這是人民幣站穩國際地位的里程碑,更是大陸政府多年來持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重大成就。

 不過,在11月8日川普勝選後,美元出現一波升值急行軍,兌日圓升值12%,對歐元最高升值4.8%,連已經在去年6月脫歐公投後貶值20%的英鎊,又再出現2%的貶值。同時期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從31.4元開始貶值,最高來到32.375元,貶值幅度也達3%。人民幣兌美元則從6.72元貶值到6.97元,3.4%的貶值幅度與新台幣相近。

 今年元旦過後,人民銀行為了澆熄市場的貶值預期心理,同步在境內人民幣(CNY)與境外人民幣(CNH)兩個市場進行干預,最具代表性的是四大國有銀行收緊香港的人民幣供應閘口,讓香港人民幣隔夜拆款利率(HIBOR)在元旦之後短短幾個交易日內急遽飆升,1月5日隔夜拆借利率為38%,6日(周五)再拉升23百分點到61.333%,創下前所未見的超高利率,由於HIBOR是境外機構放空人民幣的資金來源,人民銀行聯手四大國有銀行將放空人民幣的借貸成本拉高到天價,傳達出絕對不許藉機炒作,強勢穩定人民幣匯率的決心。

人民幣國際化是一條漫長的道路,也必然會遭遇外匯市場劇烈震盪的挑戰,人民銀行干預外匯市場,瞬間拉高人民幣兌美元的匯價,境內人民幣單日升值幅度逼近1%,創下12個月以來的最大單日震盪幅度,境外人民幣在元月四、五兩日累計升值2.5%,更創下有史以來最高的升貶值震盪紀錄。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打擊境外空頭的火藥越放越多,2016年元月人民銀行也曾經大力打擊過市場的空頭,在元月11日將HIBOR當日拉升9.39百分點,最高來到年息13.396%,當時雖然震撼市場,但是與今年的61.333%相較,去年的力道顯然只是小兒科。另一個觀察指標是離岸人民幣的期貨合約,元月5日CNH期貨合約成交16,696口合約,上一個高峰發生在2015年「811匯改」所引發的大貶值,當時創下的成交高峰是7,220口,與這波相較還不到一半。

 大陸是全世界最大的貿易體,去年即使貿易額略有衰退,全年的進出口貿易額仍然逼近4兆美元,企業與個人使用外匯市場的需求越來越大,外匯交易的通道也飛速拓寬當中,根據人民銀行的統計,2016年12月全月的境內人民幣外匯市場成交金額,日平均成交金額為340億美元,相當於新台幣1兆1千億元。

 許多媒體不斷報導大陸資金外逃的風險,認為跌破三兆美元就有風險。不過,大陸的外匯準備在2014年6月底創下3兆9,932億美元元的歷史新高,當時包括人民銀行以及海內外的金融機構都認為,高達4兆美元元的外匯儲備可能是人民銀行的負擔而非資產,因此政策鼓勵大陸企業海外購併,並推動多次的匯市鬆綁政策,朝向人民幣交易全面國際化的目標大步前進,以目前每天340億美元的鉅額成交,匯率持續貶值3%,一個月外匯準備才下降400億美元,證明外匯市場絕大多數都是買賣雙方的交易,來自央行的干預比重並不高,外界高唱的資金外逃風險,顯然是被誇大了。

 人民銀行出手撲滅貶值預期心理,有助於穩定大陸的金融情勢,特別是各省市陸續在本周召開年度的人大與政協兩會,之後全國兩會的召開也需要相對穩定的金融情勢,在川普於20日正式入主白宮之後,全球的焦點將會鎖定川普提名的內閣閣員是否通過國會考驗,元旦之後人民銀行干預匯市的火藥雖重,但是繼續擴大的機率不高。

 以大陸經濟的總體規模來看,目前三兆美元的外匯儲備餘額,每年五千億美元左右的貿易順差,足夠支應經濟穩健運行的發展所需,這段期間外匯儲備下降,符合人民幣國際化的政策大方向,對於中國經濟雙向開放,經濟結?深化、外匯藏富於民都有幫助,三兆美元也只是心理關卡,破不破都與基本面無關,並不需要過度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