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行動版
  2. 生醫健康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川普將與「斯穆特-霍利法案」永垂青史

2018/07/12 | 社評  

 1930年為提振經濟,美國政府通過斯穆特-霍利法案(Smoot - Hawely Act),一舉將關稅稅率調升至60%,美國擬以高關稅阻擋外國產品輸入來提振本國產業,惟這個「美國優先」的策略反而讓美、歐陷入前所未見的大蕭條。

 歷經這一波大蕭條,各國領悟到只有透過市場開放、調降關稅才能讓全球經濟重獲動能,二戰結束後美、歐等國遂於1948年簽署了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在隨後四十多年裡歷經八個回合談判,折衝樽俎,終於取得市場開放及降稅共識,全球平均關稅稅率已由戰後的40%降至如今的3%,古典經濟的自由貿易思想,終於得以實現。

 自由貿易究竟帶來什麼好處,學理上已有汗牛充棟的論文,我們不擬在此多言,我們只就自由化以來全球經濟走勢加以陳述,依國際貨幣基金(IMF)統計,從1981~2010年這三十年之間,全球貿易量平均年增率達6.1%,是同期全球經濟成長率3.4%的1.8倍,比經濟學家克萊恩(Lawrence R.Klein)所估的1.5倍還高,這說明隨著降稅,貿易自由化帶來的巨大需求,已成為推動全球經濟成長的最重要引擎。

 然而,全球貿易得以擺脫保護主義,快速擴張,皆拜世界貿易組織(GATT/WTO)八個回合談判之賜,甘迺迪回合、東京回合及烏拉圭回合皆取得空前的成就。歷次談判所達成的協議修正了「斯穆特-霍利法案」的錯誤,在逾百國的談判中,既要顧及已開發國家的利益,也要兼顧開發中國家的發展,既要各國調降關稅,但也要盱衡各國發展狀態給予緩衝期,談何容易?但在各國談判代表奔走斡旋下,協議才能達成,今天貿易自由化得以實現,豈是僥倖得來?

 然而,如今川普卻以一人之偏見否定半世紀的自由化方向,川普視WTO如無物,非僅大肆運用反傾銷保護自家產業,還大開自由化倒車,推動購買美國貨運動,今年以來又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徵鋼、鋁進口關稅,日前更啟動301對價值5百億美元的大陸商品加徵關稅,他還揚言:「5百億之後,還有2千億,2千億後還有3千億要伺候中國大陸」。在川普四處點火,翻雲覆雨下,全球股市為之震蕩,經濟風險為之大增,保護主義蠢蠢欲動,全球經濟已有重返1930年代的跡象。

 面對川普挑起的貿易戰,各國也不甘示弱,歐盟已對自美國進口的重型機車、牛仔褲、波本威士忌已課徵報復關稅,加拿大也宣布對自美國輸入的鋼、鋁及消費品加徵關稅,此外日本及中國大陸也相繼對美採取反制手段。面對各國反擊,川普非但不反省,反而變本加厲宣布對自歐進口的汽車加徵20%關稅,還威嚇要對報復美國者加倍奉還,甚至揚言對世界貿易組織(WTO)採取行動,其驕狂至此,千古少見,實令人嘆為觀止。

 今年各界原本極看好全球景氣,但經過川普連月來的惹是生非,全球經濟烏雲密布,除了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感到憂心,德國Ifo經濟研究院訪問逾千名經濟學家所編製的第二季「全球經濟氣候指數」已出現罕見的大跌,其中對半年後的展望更由前一季23.9點驟降至6.1點。在川普獨夫好戰下,全球貿易已是山雨欲來,自由化正在走回頭路,遙想斯穆特-霍利法案如何讓1930年代貿易保護主義擴散至全球,今天川普正在做同樣的事。

 歷史告訴我們,斯穆特-霍利法案(Smoot - Hawely Act)通過後,保護主義瀰漫全球,美國經濟自1930年~1933年連續四年經濟成長率為 -9.6%、-7.7%、-13.8%、-2.2%,美國經濟由衰退而至蕭條,終至大蕭條。以史為鏡,若川普再一意孤行,國際經濟秩序必將崩解,眼前的榮景須臾之間也將灰飛煙滅。

 經濟學家克魯曼日前警告:「川普以為貿易戰很容易贏,這顯然是錯的,這場由川普所掀起的貿易戰,恐將會自我毀滅。」克魯曼所言極是,試想如今美國人口占全球不過4.4%,卻分享了全球23%的GDP,這是何等幸福,一旦貿易戰全面開打,全球分工停止,各國關稅調升,縱令美國再度成為製造業大國,其所生產的產品又能賣給誰?若所生產的產品只能供自家使用,經濟豈有不衰退之理?

 聖經箴言說:「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川普自出任美國總統以來,驕狂與戾氣與日俱增,這正是敗壞、跌倒的先兆,近月川普及其幕僚正一步步將全球經濟推向1930年代,危乎殆矣,這是美國的不幸,也是全球的悲哀。來日美國經濟史也許可以把川普今日的作為與斯穆特-霍利法案(Smoot - Hawely Act)擺在一起,以做為後人的鑑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