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行動版
  2. 生醫健康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AI的情感辨識與不完美

2018/07/12 | 楊茹惠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副所長、台大管理學院兼任副教授

過去三個月內,有5名通緝犯在張學友大陸各地的巡迴演唱會上陸續被逮到(4/7江西南昌、5/5江西贛州、5/20浙江嘉興、以及6/9浙江金華2位),靠的就是人臉辨識系統。人臉辨識除了緝拿通緝犯外,還可以作什麼?進出管制大樓、刷卡付費進化到刷臉付費,但除了臉部的吻合度、身份的比對之外,AI有沒有可能發展到有一天可以偵測我們的情緒、甚至知道我們的感受和內心真正的想法?所謂的「情感識別技術」還在初期發展的階段,你牽著孩子走進Amazon Go亞馬遜位於西雅圖的無人超市裡,他瞄了一眼玩具區的商品貨架,眼睛落在侏羅紀恐龍模型上停留,他著迷的表情、嘴角的微笑、加速的心跳,聰明的AI早已觀察到孩子面部表情甚至體溫的細微變化,當然聰明如AI,也沒有忽略掉你不經意露出的無奈和苦笑,這些偵測全都收集到亞馬遜的大數據作進一步的行為甚至情緒分析。不久的將來,企業將會利用「情感識別技術」來了解什麼樣的商品能夠有效牽動消費者心中的共鳴、引爆購買衝動,可以預期這項技術將對市場研究、廣告和行銷等領域掀起一番變革。

還有什麼呢?交往時,你有沒有曾經左右反覆揣測著對方心思,她到底有沒有喜歡我?可是她又是如此鎮靜、如此落落大方,還是她已心有所屬?我到底還有機會嗎?這或許是未來AI的「情感識別技術」又可以派上用場的時刻:約會時,悄悄戴上你的「情感識別眼鏡」,看看眼前這個對象到底有沒有中意我。這裡姑且不談潛藏的隱私及道德問題,這項技術或許能大幅提升未來相親撮合的成功率,減少怨偶,甚至大幅地減少單戀、失戀、或甚至失婚的可能及痛苦。

同樣的,「情感識別技術」也可應用在企業管理上,舉凡主管會議、甚至在招聘新員工上(如果你將所有培訓時間及無法完成工作等種種成本計算進去,僱用一個不適任的員工對僱主來說所付出的成本其實很高),「情感識別技術」的演算法可以在招聘時解讀求職者是否誠實、是否對這份工作充滿熱情,幫助僱主排除性格不適合的求職者。2016年在倫敦創立的Human公司就是在作這項技術在招聘時的應用,幫助摒除面試官的個人偏見,例如對外表、種族和性別的歧視,目前他們的委任企業包含了像聯合利華Unilever這類型的大公司。當然,這樣的技術也面臨一些挑戰:高手或閱歷豐富的人比較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較難分析。另外,當你預期你的表情及表現會被分析時,你的反應變得不自然,就像一些人面對攝影鏡頭無法自在一樣。還有,同樣的面部表情或肢體語言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有不同的含義等等。不過這些因素都可以進一步透過AI系統參數的設定列入考慮,只是權重如何分配而已。

更深一層來思考進一步的問題:或許有一天AI將可以完全理解人類情感,然而我們掌握AI思維的「黑箱」了嗎?這是目前AI領域最難回答的問題之一,也是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的重點項目,這個答案將決定我們能否全然信任和應用這些系統。換句話說,我們能夠教機器人用人類可以理解的語言解釋它們的思考方式嗎?

美國軍方對這項研究重視的原因,顯然是為了最終能夠充分掌握並信任機器人作戰系統。但對於你我來說,AI的海量運算、深度學習、使用的複雜神經網絡、它作出判斷的「黑箱作業」,我們無法精確理解--AI就像是外星人,用不同的思維模式,講著我們聽不懂的外星話。

無法全然理解,就無法全面應用,無法全面應用,就延宕AI的完全發展。醫生如果無法理解AI系統,就無法完全信任人工智能所作出對病患的建議和治療,這侷限了更大範圍使用AI的可能。Tesla發生的自駕車意外,呈現出的是在大數據所遺漏、無法預見的情況下,AI仍可能暴露出無法掌握的嚴重缺陷(當然人類的缺陷有時更是顯而易見,如刺眼日光造成的視覺死角)。 沒有百分之百完美的系統,就像沒有百分之百完美的人類一樣,對系統的依賴,我們必須有所取捨。

AI能夠識別人類的情感,但我們能夠識別AI何時無法勝任任務嗎?我們知道該如何作出決定,何時拿回方向盤,或甚至關閉機器系統嗎?如果有一天人類與AI之間能夠建立對這個世界共同的理解、共享對世界的認知,那麼就可以建構更好的溝通橋樑。哈,或許到那時,人機之戀就成了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