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期貨競賽
  4. 台灣權王

無處不在的鯛

■傅沁怡2017.03.16

談到大陸遊客的水準,很多台灣人第一反應就是皺眉和搖頭,不少人更以「大陸鯛(取刁民的諧音)」形容,但回頭看看部分台灣人自己出國時的所作所為,或許我們只能說,鯛這種生物無所不在,而且雖可能有地域之分,本質上仍是同文同種、表現一致。

為什麼這樣說?就拿不到一周前我在仁川機場櫃檯前看到的景象為例好了。該廉航的四個櫃檯,排滿了長長的人潮,所以會這樣,不是地勤動作慢,而是一批又一批的台灣遊客忙著在櫃檯前「拆箱、分箱、合箱」。簡言之,就是行李可能超重,為了省錢,一堆人就這樣卡在櫃檯前面不停排列組合,無視其他旅客也要報到。

各航空公司的行李規定,很容易就可以查的到,更何況廉價航空的行李是加買的,一件多少公斤寫的都很清楚,而眼前的這些台灣觀光客,用眼睛一瞄也知道,行李超重絕對不是1、2公斤,而是10公斤以上,說真的,也就再加買行李公斤數就是了,但台灣人省錢的性格在此表露無遺,大家寧可不停搬動行李「湊」公斤數,也不要多付。

站在等候線後,我抬頭對上了韓籍地勤的目光,眼神中表現出的感受,就是平常我們說陸客多麼貪小便宜、多不守規矩、多造成他人困擾而不自知的那種。

也因為只有四個櫃檯,地勤一直希望這團台灣觀光客可以集中到其中一個,讓另三個櫃檯可以順利運作,但每次只要有一個櫃檯空出來,那團就會有其他人湊上前去佔住,接下來又是無限輪迴的從另一個櫃檯叫團員可不可以把行李分拆到他這邊…。台灣人佔領議會主席台有一套,佔領機場櫃檯的本事也不遑多讓。

就在這十多名團客卡住所有櫃檯和其他旅客的時間近45分鐘後,終於有兩個櫃檯空了出來,我站在其中一個報到時,聽到隔壁櫃的地勤和在他那櫃報到的女性旅客說:「你買的機票是不含行李的,你行李的尺寸也上不了手提,所以現在加買行李要新台幣2,000元...」。

按道理說,這時候是不是就應該拿出錢來買行李。喔,不。這位女性台灣旅客毫不意外地,先是和對方吵鬧,說她不可能沒買行李(難道人家要騙你2,000元?)接下來,果不其然,她指著相隔兩個櫃檯外已經完成報到和掛行李的某女生說:「她是我朋友,要不然我要把行李數掛到她那邊」。

我又瞄了一眼,她所謂的朋友,自己的行李公斤數大約也到頂了,就算合併計算,最後還是免不了多付錢的命運,但台灣觀光客看似沒有要放棄,不停要人家把她朋友的行李拖出來。這時候,我的報到也完成了,和韓國女地勤說謝謝的同時,她看了一下隔壁那位,眼中傳達的訊息和剛才的男地勤一樣。

一路從報到處走到海關,因為禁韓令的關係,仁川機場的陸客少了一大半,反而是港客和台客比較多,但海關人員的表情並沒有放鬆,可能是因為他知道這些旅客不論是來自大陸、台灣還是香港,都一樣的難搞且不守規矩。

我不知道要如何改變這些人的成見,也許我可以努力一百次,讓他們認為台灣人也是會遵守規定,但只要有幾個人亂來,這個印象就又沒了。台灣人在不屑陸客的同時,是不是也回過頭想一想,自己在外面的行為,是不是不知不覺也成了隻台灣鯛,和大陸鯛一樣,誰也沒比誰有面子。

每日新聞送到家,省時又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