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期貨競賽
  4. 台灣權王

面對平權與弱勢 關注買案寥寥

柯志恩(立法委員)2017.03.17

為何社會忽視買泓凱?

我在去年九月拜訪桃少輔之前於社群網站上分享「逆風少年」的案例,是一位校外教官將桃少輔的孩子組成管弦樂團的正向例子,因此,我決定拜訪桃少輔,思考如何給這些孩子更正向的想法。後來我試圖尋求社會資源來協助這些小孩時,社群網站上面部分人士認為:為何要花這麼多時間給這些作姦犯科的孩子?一個洪仲丘事件有眾多父母感同身受,但一個買生的案子,關注程度寥寥無幾,是故在討論人權平等議題時,有值得深思之處。

少輔院特教專業的缺乏

買泓凱是一個過動的孩子。在教育現場,基本上班級有一個過動的孩子,可能人數就會減少。而少輔院裡面有一個過動的孩子,又沒有特殊教育人員。去年九月參訪桃園少輔院時,或許是王監委對於本案努力的關係,從矯正署署長以下的各級主管幾無缺席,每個人都戒慎恐懼,當時考察的部分,因爲已經換了院長,院方態度與表達讓我們感受到非常多的愛心,但院方也提出在心理輔導與特殊教育的人員的確不足。

經費嚴重不足 教育、就業與社會斷層

我曾跟少輔院生進行訪問座談,最後孩子告訴我,他們吃不飽。經調查他們的伙食費,每個每月的預算是二,二一○元,還要自付三○○元瓦斯費,表示用在每個孩子身上每天三餐不到七五元。同時調查比較警察大學資料,警察大學學生一天一七○元;另一個數據是人數,少輔院規定的名額約為三八七人,但目前實際人數是四三八人,超收百分之十三點多,所以許多孩子必須睡地板。關於孩子後續教育,基本上院方將孩子分配至桃園農工機械科及修護科,但他們不想念書,相關教育環節也無法銜接。是以到目前為止,無人從桃園農工畢業。而更生人協會針對這群孩子的後續追蹤,調查發現完整就業僅一至兩人,且時間短至半年或一年,雖法務部對這些問題有所認知,也承諾未來盡可能於預算上給予更多補助,但是到目前為止經費還是一天七五元。

立委權責可努力之處

立法委員的權力雖然有限,但不能坐視不管。面對需要關懷的弱勢,我們掌握資料,也提出系統性問題監督行政部門,但最大罩門永遠是經費的分配比例。人權不分貴賤,一個如此弱勢的孩子,的確需要幫他發出聲音,接下來該做什麼是我們必須要思考的問題。這些在陰暗角落的人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示?而我們可以為他做什麼?

每日新聞送到家,省時又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