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機械展
  4. 台灣權王

全台垃圾無處去 縣市首長:比調頭寸還麻煩

文/呂苡榕2017.08.11

垃圾大戰年年開打,燈會、禽流感一下便攻破區域垃圾處理系統,

讓縣市首長忍不住埋怨走投無路,甚至比調頭寸還麻煩。垃圾圍城,究竟該怎麼解?

吵了大半年的垃圾大戰終於稍稍平息,雲林縣境內無處可去的3萬噸家庭垃圾,已慢慢轉運到外縣市焚燒處理。只是回頭看看過去三年,每隔一段時間垃圾大戰總會捲土重來,雲林縣環保局長林長造感慨:「垃圾問題就是個變形蟲,隔一陣子就會以不同姿態爆發一次。現在只是暫時解決而已。」

全台灣共有24座運轉中的焚化爐,每年垃圾有效處理量650萬噸,一般垃圾一年約430萬噸,照理說,處理能量綽綽有餘。但因焚化爐分布不均,許多境內沒有焚化爐的縣市,例如:雲林、南投和台東縣,必須委託外縣市協助處理垃圾,垃圾跨區處理成了垃圾大戰年年開打的遠因。

肇因:底渣再處理公司出包

今年爆發的垃圾大戰,肇因於去年12月南部焚化爐底渣再利用處理業者映誠公司,因違法傾倒底渣,而遭檢調依詐欺罪起訴。

垃圾進焚化爐變底渣出來,需要處理才能再利用;映誠經手全台1/3的底渣處理,高雄、台南、台中和屏東四地共10座焚化爐的底渣也交由它負責,一旦停歇業,底渣就無處可去。

因此在環保機關求情下,最後讓業者繼續進行焚化爐底渣的破碎等技術處理。只是處理完的「底渣再生粒料」,委託單位得自己帶回去「再利用」。

高雄的焚化爐容量占全台之冠,境內4座焚化爐,一年垃圾進場量約150萬噸,其中1/4是外縣市的家用垃圾。一噸垃圾可產生15%到20%底渣,換算後高雄焚化爐一年產生25萬噸底渣。

映誠被起訴後,高雄想了一套辦法解決底渣再生品,決定不向外縣市收取垃圾處理費,代之以「每代燒一噸垃圾,委託單位就得運走1.8噸的底渣再生粒料」。1月,台北市議會同步跟進。

「當時我們覺得運回1.8噸太多,因為一噸垃圾頂多產生15%到20%的底渣量,要各縣市回運40%、50%就差不多了。」環保署官員私下表示,但,當時雲林縣急著處理掉境內垃圾而匆匆答應,「它一答應,其他委託代燒的縣市只得比照辦理。」

爆量:燈會、禽流感清不完

雲林縣為何急著一口答應?故事又得回頭往2015年說起。2015年初,台灣爆發禽流感,大量撲殺的禽體得靠焚化爐銷毀,讓焚化爐出現壅塞,卡車進場得排隊3小時。

那年年初還發生另一件事,高雄市率先決定要調高垃圾處理費,一口氣把處理費調高成每噸2307元,原因是「不堪長期虧損」。過去高雄處理境內垃圾,一噸費用1700元,代收外

縣市卻只要450到1365元,為了反映成本,高雄市決定漲價。

長期觀察台灣廢棄物問題的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苦笑:「高雄市一調漲,打亂了原本的區域調度秩序。」隨後,台北市在2015年7月也跟進,每噸從1858元調漲至2082元。

台北與高雄兩地焚化爐容量占全台灣將近4成,處理成本的波動,導致許多縣市選擇把垃圾往處理費較便宜的中部縣市送。問題是,當年年初遇上禽流感,後又碰到台中燈會垃圾量

大增,那年台中市的焚化爐都自顧不暇,外縣市垃圾只能排隊等著燒。

另一方面,雖然焚化爐以處理一般垃圾優先,但謝和霖指出,有些一般事業廢棄物業者,會透過議員協調焚燒量,這也難免排擠到一般垃圾處理量。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就指出,台中市焚化廠2014年總計多收1.57萬噸的事業廢棄物,導致減收1.55萬噸的一般垃圾。「曾經還有縣市焚化爐主要都去燒事業廢棄物,自己縣內的一般垃圾,還往外縣市送。」謝和霖說。(閱讀全文…)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077期)。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連台積電都招架不住 失控環評拖垮台

不再讓環保署當替死鬼 看美、日、德這樣做

「共享變共憤」 oBike有話要說

每日新聞送到家,省時又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