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手機版
  2. 生技網
  3. 期貨競賽
  4. 台灣權王

物價不宜再「矜」了

許嘉棟2017.03.08

台灣的物價受到壓抑,已經太久了。就趁一例一休之機,讓它作必要的調整,不要再「矜」(台語,ㄍㄧㄥ)了!

 勞基法一例一休之規定,由於立法倉促,一則未與產業界充分溝通,二則法案未賦予對休假、加班之安排有特殊需求之行業適當調整彈性,三則勞動部對新制的可能影響欠缺充分、廣泛的審慎評估,四則負責產業發展的經濟部與政策協調的國發會等相關部門,似亦未善盡其應有的職能,因此,自年初實施以來,專家學者與批評者所擔心的勞工、業者與消費者三輸現象,已開始出現。

 一例一休之影響逐漸顯現

 勞動新制馬上看到的影響,是許多想藉加班充裕收入的勞工,埋怨無班可加、收入減少;業者(尤其是服務業)因勞動成本上升與人力調度困難,而提高價格或縮減服務;消費者則蒙受生活成本上揚與服務質量降低等損失。隨著時間的經過,新制對勞動需求、就業、薪資水準、投資、經濟成長,以及民眾生活方便性與生活型態等之影響,也將逐漸顯現。

 在一例一休新制的立即影響中,由於物價上漲顯得來勢洶洶,且民眾普遍受到衝擊,故迅即引起各界的關注,行政院也隨即指示各相關部會展開查價行動,追查各商品與服務的價格調整之合理性。

 長期以來,多種因素導致台灣的實質薪資陷於停滯。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資料顯示,台灣受僱人員平均每人每月的薪資報酬(含本薪、固定津貼、加班費與獎金等),在2000至2015年期間只上漲了15.8%;加計非薪資報酬(包括雇主為員工支付的保險費、退休金、資遣費與福利支出等)後的總受僱報酬,在同期間也僅增加了18.5%。若扣除此期間的消費者物價上漲率(15.4%),則實質薪資報酬與總報酬各僅上升了0.4%與3.1%。在此情況下,受薪階級對物價極其敏感,不只追求「俗擱大碗」,對任何商品與服務價格的上調,不論其原因為何,更是多大加撻伐,表示強烈反對。

 近十年來,民眾追求價廉與反對價格上調,已蔚為社會運動,成為民粹的一重要成分。在這種氛圍下,政府即使基於反映成本、減少浪費或節能減碳等正當理由,也對水電油氣、交通運輸等公用事業,以及健保收費不敢輕言漲價;民間業者亦努力推出低價產品與服務,並常因輿論壓力而打消漲價之議。

 價廉副作用多

 各行各業的不敢漲價,雖然維持了物價的穩定,以及民眾在薪資難漲下的生活水準,但也衍生了不少的副作用:1.價廉使業者利薄,須撙節成本,包括人力成本,致薪資易降難升,進而形成低薪與價廉的惡性循環;2.利薄使業者無能力、亦無意願投資,傷害經濟成長與就業;3.因應低價之策略中,創新較難,節省成本較易,其結果是使產品與服務的品質與安全每況愈下,前幾年叢生的食安問題與最近發生的蝶戀花旅遊車禍,都是事例;4.民眾對廉價的水電、油氣、醫療等不加珍惜,政府對相關公用事業須負擔沉重之補貼,節能減碳之政策亦難以推動。

 然而,社會壓力所形成的表面物價平穩,勢必難以長久維持;難以長期負荷的成本上升與利薄,終須以漲價作為解套。一例一休所導致各業人事成本的普遍上升,適時成為眾多業者漲價之口實。一例一休立法通過之後,年節前即有不少服務業者以此為由調升價格;更多業者雖初存觀望,年節後亦紛紛跟上。漲風涵蓋食品、餐飲、娛樂、交通、醫療等行業,其漲價幅度除了反映一例一休對生產成本的衝擊外,可想見也必包含了業者過去須漲、想漲,但被輿論壓抑下來的部分,因此藉此機會補漲。

 雖然根據主計總處的估計,這些行業的人力成本與價格的上揚,可能只會使消費者物價上揚約0.3個百分點,但若加計上述補漲部分,以及透過產業間的關聯效果,所可能引發其他產業成本與價格的上漲,消費者物價所受到的影響將不只此數。此外,民眾與企業因生活與生產成本上揚,在勞動與租賃等市場所作供需行為之調整,亦可能引發工資與租金等之上調,使物價水準之上漲幅度持續擴大。

 物價不宜再「矜」了

 民眾在普遍感到荷包羞澀之情況下,對物價上揚自然難以接受。從而,政府此時藉查價與取締聯合壟斷的共同抬價行為,以抑制不合理的漲價幅度,當然有其必要。但是個人不主張政府與社會輿論,對合理的價格上揚續予打壓。終究,台灣對物價已「矜」太久了;長期追求價廉已扭曲了價格機能,衍生出上述諸多不良副作用。讓物價回歸正常,由市場機制來決定,應是最佳的策略。

 政府與民眾對讓市場決定物價,或將有二疑慮:一是在薪資仍低下,受薪階級的生活水準怎麼辦?二是物價是否會漲太多?

 薪資低下,難以承擔物價上漲,它確實是一個複雜難解的問題。薪資低下的國內外導因多端,須藉教育,以及企業的創新與投資等,將勞動生產力予以提高來解決,這些都非易事。目前允宜儘量減少有害民間投資意願的措施,以激勵投資。一例一休不容否認對民間投資是會有負面影響的。唯吾人確信,一例一休若能作適度修正,增加企業人力調度的彈性,必可緩和對人力成本、物價、實質薪資與企業投資意願的不利衝擊。

 簡言之,薪資低下的問題,短期內難解,政府宜與學界、業界共謀解決之策。唯多年來,以「薪資綁物價」、持續打壓物價之作法,已證明後遺症不少。與其讓薪資與物價二者繼續一起「向下沉淪」,先將物價鬆綁,不只可緩和價廉的諸多副作用,台灣經濟說不定還可展現另一番生機。

 競爭是抑制物價的最佳利器

 至於物價漲幅是否會太大的問題,國人應不用過慮。競爭是抑制價格的最有力武器。台灣的產業結構,一向患在「過度競爭」;多數產業(尤其是目前帶頭調價的服務業)充滿了無數的中小企業,削價競爭極為普遍,以致業者常埋怨「沒三年好光景」。在競爭激烈情況下,任何價格偏高的業者都難以存活。因此,國人對於過去單一企業(例如鬍鬚張)之漲價,實無必要予以撻伐;對目前的物價漲風,同樣也沒有必要擔心它會過度調漲。終究,同業的競爭必然會使漲幅受到節制。從而,政府的措施,與其強調查價,不如把重點放在維護市場的競爭上面。

每日新聞送到家,省時又便利!